第四章:不叫老公就惩罚你

“婚礼庆典现在开始。”

司仪声音一落下,会场里就奏起了熟悉的结婚进行曲,众人都动作一致的看向身后。

红毯的另一头,花门前,陆怜儿身着雪白婚纱,在陆启明的牵引下,缓步朝红毯另一尽头走着。

兄妹俩的容貌气质均都不俗,尤其是陆怜儿,虽然眼眶哭的微红,可还是影响不了她的倾城之姿。

就算是国际巨星古娜来了,与她相比也会显得暗淡许多。

再加上,她浑身上下价值不菲的珠宝,简直让在场的人艳羡不已。

随着她的靠近,夜思哲的心跳不由得开始加快,平生第一次知道紧张的滋味,就连喘息都有些困难。

他手刚放到领带上,身后的楚涵便低声,提醒道:“少爷,领带不能松!”

夜思哲手上动作稍作停顿,最后只得作罢。

这空挡,新娘已经走上台阶,与他近在咫尺。

“阿哲!”陆启明在把妹妹的手交出去之前,突然犹豫了,“你要的可是我最宝贝的妹妹,这辈子定不能负她。”

夜思哲眸光微沉,格外肃然的回道:“我这辈子都不负她,你知道为了她付出了多少。”

夜思哲与陆启明年龄相当,从小一起长大,情谊深厚。

“我当然清楚,不过……”

陆启明侧头看向陆怜儿,不过这关乎妹妹的终身幸福,他可半点都马虎不得。

此时的陆怜儿脑袋已经一团乱,这两个男人嘴里的那个人,分明就是自己,可她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呢?

这时,陆启明对着夜思哲再次开口:“你想娶我的妹妹,要叫我一声哥才行。”

“大哥!”夜思哲的这一声,足以让全场人都听见。

陆启明对夜思哲的态度很满意,这才把妹妹的手交出去。

之后,夜思哲握着她的手,面向来宾而站,这一刻,陆怜儿宛如女王一般,俯瞰众人。

她的眼睛不经意的扫过程洁与程莹莹,目光蓦地转冷,只觉得这对母女脸上的笑容恶心至极。

如果她的母亲还在的话,她一定会为自己高兴的。

程洁,我必会找出你毒死我母亲的证据,把你们母女赶出陆家。

夜思哲察觉到她的分神,紧了紧她的素手,“怜儿,司仪在问你话。”

“啊……什么?”陆怜儿愕然,她一个字都没听到。

“新娘子,一定太紧张了!”司仪一句话,替陆怜儿解了围,“小新娘,我刚刚问你,是用什么方法,让这位出了名冷酷的夜家大少,拜倒在你的裙下的?”

拜倒?

貌似从来都没有吧!

这时,陆怜儿目光又一次望向程莹莹,却意外的发现,这女人竟然在看夜思哲。

难道她不仅跟方进伟暗度陈仓,还对夜思哲有意?

意识到这点,陆怜儿心里突然有了谋划。

“哲哥哥其实很好搞定的,只要主动一些,多撒撒娇,他就会无有不依。”

轰——

她的回答,让现场的人一片哗然,没想到一向冷酷傲然的夜少,竟喜欢这种调调?

众人想笑,却都碍于夜思哲的威慑力,只能竭力隐忍着。

忽的,陆怜儿腰间一紧,夜思哲将她带到怀里,低声道:“怜儿,你又顽皮了。”

“那哲哥哥喜欢这样的我吗?”陆怜儿嘴角带笑,眉目弯弯。

夜思哲目光一滞,心头却莫名一暖,这难道就是幸福的感觉?她也会有这感觉吗?

夜思哲清冷的俊脸上勾出一抹微笑,看起来分外的阴邪魅惑,饶有深意的问:“现在还叫哲哥哥,难道不应该叫老公吗?”

陆怜儿的心跳蓦地漏了一拍,颤颤巍巍的问:“老公……公……”

“嗯?”

这次傻眼的那个人换成了陆怜儿,她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你如果不好好叫的话,我现在就要惩罚你了。”夜思哲说的隐晦,下一秒,他的大手已经扣住陆怜儿的后脑。

轰隆——

陆怜儿脑袋仿佛被雷击到一般,紧接着就是长久的震惊,直到红唇触上一片柔软,陆怜儿没想到夜思哲会这么大胆,当众亲她……

一旁的司仪完全看傻了眼,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是不是多余的,这俩人完全不需要他,自己就把所有流程都办完了。

不知过了多久,夜思哲才松开她,陆怜儿在这时注意到了程莹莹眼里的恨意,她猜的没错,这个女人对夜思哲的心思果然不一般。

接下来的敬酒,有了夜思哲的庇护,还有夜潇潇跟果铃从中周旋,她过的异常顺利。

只是在敬到父母长辈这桌时,陆怜儿的心开始不平静。

她敬完父亲酒水,接下来应该是程洁,陆怜儿只在她面前停留一瞬,转而去敬夜父,“夜伯伯……”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程洁拦住,“怜儿,你已是夜家的儿媳,该改口了!”

程洁脸上挂着淡笑,表情和蔼,并没有因为陆怜儿没有敬她酒,而流露出半点不喜。

这一刻,陆怜儿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太过稚嫩,论城府自己跟她还差的很远。

“是怜儿疏忽了,多谢程姨提醒,怜儿自罚三杯。”陆怜儿自知理亏,被程洁这么当众提醒还是很不爽。但此时她又不能跟程洁翻脸,平白落了话柄。

夜枫忙摆手,笑着说:“怜儿,你从小是我们看着长大,哪里会计较这么多,现在又是一家人了不要这么客气。”

“谢谢,爸爸。”陆怜儿乖巧的应道。

“怜儿,当新娘子最累了,你看你瘦的赶紧坐过来吃点东西,莹莹特意给你留了位子。”程洁赶紧招呼陆怜儿吃东西。

陆怜儿心里冷哼着,面上的笑意却是一分没少,听从程洁的建议,坐了过去。

她刚坐下,程洁便小声问:“怜儿,夜思哲没有为难你吧?”

若不是见过她的真面目,自己还真会以为她是真心的关系自己的。

“没有,我随便扯了个理由掩盖过去了。”

程莹莹听到陆怜儿的话,突然有些失望道:“怎么会这样呢?”

“什么?!”陆怜儿一边吃着鸡腿一边问道。

程莹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忙接着说:“我又想到一个你逃走的计划,一会儿你去后花园找我,我们详谈。”

临近宴会尾声时,陆怜儿换上一身轻便的装束,避开所有人,潜入后花园,她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想出什么馊主意。

在假山旁,依稀可见一道人影,陆怜儿试探的换了一声:“莹莹,是你吗?”

那人影微动,轻声回应着:“怜儿,是我!”

陆怜儿脸上神情顿时一僵,她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方进伟,你怎么在这,程莹莹呢?”

“怜儿,你以前从来不会这么叫我的。”方进伟的语气里透出几分痛苦,而后又说:“莹莹不会来了,她不想打扰我们!”

陆怜儿冷哼,换做以前的她,一定会感激不尽,可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陆怜儿。

“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罢,陆怜儿也不等方进伟的回答,转身就走。

方进伟疾步快行,拦住了她的去路,“怜儿,说好一起离开的,你怎么没来?”

“方先生,话可不能乱说,谁跟你说好了?”

陆怜儿见他还在不断靠近自己,警惕心骤起,也在不断地向后退,厉声警告着:“方进伟,我已经嫁人了,你离我远点,难道连避嫌都不懂吗?”

话音未落,陆怜儿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心里下意识暗叫一声:“不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夜少,你家夫人又耍赖了
诺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