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幼仪的血光之灾

半个小时候,杨晨被张铎恭敬的迎送出了青云阁。

杨晨选定了一枚青铜小鼎,造型古朴,颜色斑驳,看上去毫不起眼。

“就决定是你了。”

杨晨拿起小鼎准备付钱,张铎坚决不肯收杨晨的钱,说青云阁是宋朝集团旗下企业,一切资源,杨晨可以随意调动,杨晨也没有推脱,道了声谢便收下了。

出了青云阁,杨晨告诉林幼仪礼物已经搞定,将位置发送给了林幼仪。

半个小时以后,一辆红色的宝马跑车出现在了青云阁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美丽的女人。

白皙柔嫩的肌肤,小巧精致的五官,挺拔傲人的身材,这正是杨晨名义上的妻子,江州市有名的美人,林幼仪。

“上车。”林幼仪冷冷的开口道。

刚坐上副驾驶的那一刻,杨晨便注意到林幼仪的眉心浓罩着一团黑气,杨晨有些惊骇,这是厄运缠身之兆啊!

杨晨眉头一皱,善意提醒道:“幼仪,我看你眉心发黑,可能有血光之灾,有时间的话还是找个大师化解一下为好。”

林幼仪闻言,冷笑一声:“怎么,你还懂什么看相之术?别以为随口编几句瞎话,就能让我高看你一眼。”

林幼仪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在她看来,杨晨只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上门女婿,能懂什么看相,还不是看了几本相书,就学人装腔作势,好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

“我..”杨晨还想开口。却被林幼仪狠狠的瞪了一眼。

“闭嘴!在多说一句话,就给我滚下去!”

杨晨见状,只好闭上嘴,不在多说。

车内的气氛,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

杨晨的作用,对林家而言,本就是为了冲喜。

两年以前,林家霉运连连,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心,就连林幼仪都染上了重病,幸而得到一个高人指点,要找一个八字相符的人结婚冲喜,林家的霉运才会过去。

这个八字相符的人,正是杨晨。

当时爷爷重病,为了爷爷,为了五十万的答谢费,杨晨这才选择做了林家的上门女婿。

如今,林家的霉运已经过去了,杨晨这个狗皮膏药,也是时候甩去了。

“过段时间,我们就去离婚,你放心,我会给你一笔补偿。”林幼仪看似漫不经心,语气却异常坚定。

离婚吗?没错,也是时候了。

“我知道了。”杨晨转头看向窗外,眼神愈发暗淡。

对林家而言,杨晨只是他们用来冲喜的一个工具,如今这个工具失去了原本的价值,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林家上下,没有人看得起杨晨。

一开始,林幼仪还对杨晨有所愧疚,但是渐渐的,她对杨晨的怜悯、愧疚,也变成了嫌弃,变成了不屑。

杨晨知道自己的地位,他也知道,这一天终会到来,只是,他还有些不舍得。

“你太懦弱!太无能!太废物!这两年多来,你除了做家务,还会做什么?也难怪爸妈看不起你。”

林幼仪的话,句句如针,扎在杨晨的心上。

“好聚好散吧,你应该知道,你配不上我。”林幼仪淡淡的说。

“我知道了。”杨晨的眼神,透露出一丝痛楚。

为什么会不舍,为什么会痛楚呢?

因为在杨晨的心里,林幼仪再也不是那个在大雪纷飞的冬天,给了他一个热腾腾的肉包子的小女孩了。

当年那个扎着双马尾,穿着红棉袄,笑起来像太阳一样温暖的小女孩...

那个微笑,他铭记了十六年,只是现在,已经变得陌生了。

入赘林家,除了是为了五十万的医药费,更重要的,是十六年前的那个暖呼呼的肉包子,那个灿烂的微笑。

车内的气氛变得异常安静,两个人都十分默契的没有在说话。

车子行驶到一处工地附近的时候,林幼仪突然停了下来,走到路边的商店,买了一瓶水。

她刚坐上车,杨晨突然神色一凝,猛然扑向林幼仪,一把夺过了她手里的方向盘,然后猛地一脚踩向油门,宝马车顺势一个急转,冲到了一旁的绿化带中。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林幼仪压根没有时间反应,强大的后坐力差点将她甩出车外。

“杨晨,你疯了!”林幼仪又惊又气,她认定杨晨为了报复她刚才的那番话,说不定是存了与她共归于尽的心思,这种人是在太可怕了!

离婚!一定要离婚!

她怒不可遏的指着杨晨,刚想破口大骂,突然,一声巨响将她打断。

“哐当!”

巨大的声响,恍如惊雷落在了耳畔。

林幼仪被吓得一颤,回头一看,只见刚才他们停车的地方,掉下了一块将近十米长的钢板,看起来得有几吨重,巨大的钢板将混泥土路面都砸出了一个大洞。

林幼仪看得心惊肉跳,这么大一块钢板,若是砸到车上,恐怕他们两人都会被碾成肉饼吧!

惊魂未定的她直愣愣的盯着杨晨看了许久,刚才如果不是他,他们两个恐怕都死于非命了吧!

“谢谢。”林幼仪难得开口道。

结婚两年来,这还是杨晨第一次从她口中听到这个词。

杨晨微微一笑,说道:“至少现在,你是我名义我的妻子,这是我应该做的。”

林幼仪的俏脸难得一红。

她有些惊讶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会有钢板掉下来的?”

杨晨愣了愣,说道:“刚才在十字路口的时候,我看到吊着那块钢板的铁绳崩开了几根,所以就猜想他可能会断裂。”

“路口?”听到这句话,林幼仪刚产生的一点好感又打了个折扣。

十字路口距离这里起码有五百米,再加上钢板是吊在数十米的高空,距离十字路口的直线距离,少说也有六七百米,以人的视力怎么可能看到?

不过不管怎么说杨晨也救了她,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杨晨又重启了之前的话题:“幼仪,我说过你有血光之灾....”

林幼仪有些不耐烦的打断道:“行了,杨晨你能不能务实一点,什么血光之灾?这只不过是个意外!你能不能别咒我了?”

杨晨苦笑的摇摇头:“我没有咒你...”

他知道,林幼仪现在还不会相信他的话,得找个时间将林幼仪身上的血煞破解一下才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我体内有个孙悟空
小李飞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