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姐姐没事了

回神后,符晓秋才感到锥心的痛。

----------------------

这家人也真够糊涂的,这伤全在后面,怎么也没把人反个身呢。

“三姐姐不哭,小丰给你呼呼。”小娃娃踮起脚尖,用袖子擦干她眼角的泪花,然后嘟起有些苍白的小嘴唇往她额头上呼气。

原身留下的记忆,这是二叔家的小儿子宋庭丰,不到四岁,宋初秋被卖进唐家后出生的,两年前回家省亲时才见的面,也是宋家二房最小的孙辈。

“丰儿,其他人呢?”

“嬷嬷跟姐姐们去捡河蚌了,大伯、母娘还有爹娘小叔下地了。”

得,看来没人可以帮忙了,符晓秋挣扎着想自己反个身,但躺着时间过长,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三姐姐,你头上还插着针,哥哥说你不能起来。”瘦小的双手把她按回了床上。

符晓秋这才注意到,眉心和脑袋上都插满了细小的银针。

刚刚是她怪错家里人了。

“哦,我又忘了。”小孩儿笑盈盈地摸摸圆脑,后知后觉地道:“哥哥说姐姐醒了要去喊他。”说着,两条小短腿跨过齐腰高的门坎,小屁股一扭一扭就走了。不一会儿,一道黑影风一般就闪进屋里,是七岁大的宋庭安,他扑通一声就跪在床前哭得稀里哗啦。

“三姐!你终于醒了!呜呜……三姐,娘说是我害的你。”

符晓秋对这个小孩的感情有些复杂,这种复杂的情绪是来自于原身宋初秋的记忆,她应该是恨这个弟弟的,如果不是他,自己就不会卖给大户做家仆,更不会小小年纪就受皮肉之苦后最终丧了性命。另一方面她是爱这个弟弟的,主家人打赏的好东西都留着,每月宋家来人探视再带回给宋庭安,临去前的那句话更是把过往的一切彻底释怀。

符晓秋对宋庭安倒是存在感激,要不是他坚信宋晓秋没死,早被家里人给埋了。

她抬手摸摸他头顶,用刮沙似的嗓音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快起来吧。”

宋庭安站起来,擦拭脸上的泪痕,呜呜咽咽地道:“三姐,长大了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不错,三观还算正,知道姐姐是为了救他才受这种皮肉之苦。

可是,小小年纪就背负负担成长,合适吗?

符晓秋自身不喜欢把恩怨仇恨挂在嘴边,在现代,她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是豁达大度之人,打小就教育她要与人为善,看淡得失,宽心为人

前程往事,除了完成小姑娘依托的事,其他的在她替宋初秋继续活下去的那刻起已烟消云散。

从今往后,符晓秋便是宋初秋。

宋初秋拉过弟弟沾满泥巴的手,扯了扯干裂的嘴唇,“安儿,姐姐没事了,别往心里去。”

“姐姐是因为救我才受的苦。”宋庭安很是内疚。

宋初秋现在身体还很虚弱,没多余的力气开导他,现在只想来个有力气的人帮忙把脑袋的针拔了,再给她反个身。

没有一副好身体,什么事也干不了。

“哥哥,水。”小庭丰端着海碗一路晃来,满满的一碗水到门口只剩下碗底了。

宋庭安忙接了过来,用竹勺一勺一勺地送进宋初秋嘴里。

“谢谢安儿丰儿。”

温水滋润后的喉咙好受多了,看两个弟弟,宋初秋很是感动,这个年纪就会照顾人,难怪人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半点也不假。要是在现代,三岁多的孩子吃饭还得大人喂。

宋庭安说:“三姐你千万别跟我生疏,你先躺着,我这就告诉爹娘。丰儿,你在这看着三姐,一步也不能走开。”

宋庭丰用力点了点头,一屁股坐在地上,仰着头,睁着大眼看她。

宋初秋侧着脑袋,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孩子特有喜感,一脸的憨样,反应看似比常人慢半拍,实质透露出一股少年老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农女的穷家致富经
安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