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无法摆脱他的阴影

第5章无法摆脱他的阴影

“喂?”

电话那头传出了祁穆寒极好听的嗓音,只是没有一丝温度:“我给你转了钱,下次回去,我不想看见你那副病恹恹的模样。”

电话很快被挂断了,她手机也收到了一条转账信息。

初言心虚的急忙关掉手机放进了背包,摸到包里的银行卡时,她的手抖了抖,不明白昨晚还对她凶巴巴的祁穆寒又是抽得什么风。

一旁陈梦瑶问道:“你哥送的?这手机一万多呢,看来他对你也不是那么差。”

初言点点头:“走吧,要上课了。”

不知道老天是不是存心跟她过不去,进了画室,今天的辅导员兴致不佳,直接说道:“这次画你们印象中最深刻的人,随意发挥,可以用照片做参作物,没有实体模板。”

初言皱眉,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人是谁,父母么?他们的脸早已在她记忆中淡去,下一秒,脑海里竟然浮现出祁穆寒的模样。

她猛地摇头,才不要画他!

“初言,你干嘛呢?你在学校的一切都是别人资助的,还这么不用功!”辅导员敲了敲身边的画板,对着初言叫道。

初言定了定神,硬着头皮动笔,可画着画着,她画板上的人,还是变成了祁穆寒。

交作业的时候,辅导员看着她的画露出了一抹讥笑:“你画的是祁穆寒啊?平时看你沉默寡言的,看来跟大多数女生的爱好一样嘛,有几个人跟你一样画的他,但是就你画得最好,有照片?拿出来分享分享?”

辅导员是个快三十的女人,还没结婚,脾气不太好,对祁穆寒有着谜一样的执着,每天跟学生谈论得火热。

初言摇摇头:“没有照片......”

辅导员沉了脸:“没照片你画得这么好?全凭想象?你见过他本人么?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啊,拿出来。我看你这画......像他坐在家里?这种照片网上都没有,你哪里来的?”

陈梦瑶看不下去了:“干嘛呢?她说了没照片就是没有,她本来画得就好,你自己的学生你不知道?”

辅导员对陈梦瑶这种有家庭背景的学生还是有些忌惮的:“行了行了,我不要了行吧?”

说完,辅导员怒气冲冲地收了作业离开。

陈梦瑶凑近初言八卦地问道:“你怎么画出来的?你没见过祁穆寒吧?我倒是见过他一次,在一次宴会上。我还以为你跟别人不一样呢,原来你心里也默默的对国民男神有幻想啊。嘿嘿......”

初言习惯性的沉默,她对祁穆寒才不会有什么幻想,每天在一个屋檐下,能有什么幻想?她能画出来,是因为根深蒂固,她这辈子,都无法脱离他的阴影吧?

下午没课,回家的路上,初言单车的链子突然掉了。

她不会弄,只能推着车往前走,天空又飘起了鹅毛大雪,她双手日积月累已经冻得裂了口子,脸颊也被冷风刮得泛红。

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夜色笼罩着祁宅华丽的轮廓,依旧掩盖不了其原本的威风。祁穆寒喜欢安静,住的地方离南大挺远,没了单车,她遭了不少罪。

一进门就看见客厅沙发上一抹清隽的身影。

祁穆寒身上穿着浅灰色的休闲家居服,比穿西装的时候多了几分随性,少了几分冷漠,只是他抬眼朝她看的时候,眸子依旧是冰冷的:“过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帝少的掌中之妻
柠檬味的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