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了

第2章不了

到了学校,她浑身湿漉漉的,脸颊冻得通红。

好友陈梦瑶看见她的样子又心疼又气恼:“你搞什么?大雪天你骑单车来学校?疯掉了?你爸妈也不管你?你是捡来的吗?”

“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改嫁了,我爸十年前就死了,跟他们没关系......”初言说完,脱下湿透的外套,从始至终的淡然,看得让人揪心。

陈梦瑶心疼的揉了揉她湿漉漉的长发:“你这么好看的姑娘,你妈也能狠心丢下你离开,真是见鬼了......那你现在跟谁过?”

跟谁过?

初言没有立刻回答,她在想,该怎么对别人称呼祁穆寒?

想到昨晚的一幕,她脸颊一红,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嗯?”陈梦瑶不解地看着她。

她的思绪被拉回,有些尴尬地解释:“哥哥。”她只能这么说。

陈梦瑶有些疑惑:“哥哥?亲哥哥?就算只是亲戚,也不会让你过得这么惨吧?”

她笑了笑,没有回应。

陈梦瑶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次老师让买的颜料你买了吗?”

初言摇摇头:“暂时买不了,我再想想办法。”

三年前她就知道祁穆寒对她的与众不同,他一直在等她长大,直到昨晚他回来......

她懵懂,但不无知,从那以后,他一声不响的出国,她也再没有求过他施舍,甚至没在祁家吃过一顿饭,全靠**维持生活开销。

是他的要求她达不到了,取悦不了,也无需再取悦。

看着初言皱眉忧愁的模样,陈梦瑶心疼极了,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被一道温润的男声打断。

“小言,你怎么了?怎么看上去蔫儿哒哒的?”

说话的是沈介,他是初言在学校接触过的第二个人。

帝都的富人圈子就这么大,陈梦瑶和沈介皆在其中,唯独初言不在。

“还不是颜料......”

“梦瑶!”

初言出声打断陈梦瑶,暗暗朝她摇了摇头。

莫名地,她不想让沈介知道自己的窘迫。

突然,沈介伸手摸了摸初言的额头:“你发烧了。”

似是在抱怨,可手已经自发地将自己的围巾取下来裹在了初言的脖子上:“你要是病倒了,咱们梦瑶又要成天神神叨叨了。”

初言抬眼看着他,心跳快了几分,他的笑容像是剥开云层的阳光,温和而又自若,浅浅的碎发覆盖在额头,眸子里像是藏着万千星辰。

他是她见过的,第二个好看的人,第一个,是祁穆寒。

十年前初见,祁穆寒也算惊艳过她的年华。

初言看着面前的沈介,思绪缥缈,全然没有注意到此时的画室外走廊上,一双锐利深幽的目光正看着这一幕。

“那个人是谁?”画室外的走廊上,祁穆寒目光死死地盯着初言,还有她身边的沈介。

一旁的校长脸上堆着笑:“祁总,您说的是......沈介吗?沈家三少,您应该听说过,他大三了,平时他们仨喜欢扎堆。”

“下次,我不希望看见他再出现在南大。不,是帝都。”祁穆寒说完,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他特地赶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看到这一幕。

几步之后,他蓦地停下:“还有,初言在南大的所有费用我资助,匿名。”

校长急忙垂下头:“是是是,您慢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帝少的掌中之妻
柠檬味的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