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十年前的债

第1章十年前的债

祁宅。

初言的后背狠狠撞在墙壁上,脚边是被打翻碎了一地的酒杯。

她仰头,对上男人泛着恨意的双眸,恐慌又无措。

祁穆寒一袭手工定制的昂贵西装,修长白皙的手指自她脸颊滑落,最后猛地捏住她的下巴:“今天是你十八岁生日,十年前的债,该还了。”

冰冷的声音响起,初言的身子忍不住一颤。

十年前的那场空难,祁家私人飞机上17口人无一生还,包括祁穆寒的父母。

媒体大肆报道,所有人都说是因为她那身为机长的父亲醉酒操作引发的事故......

从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是罪人的女儿,十年前父亲欠下的命债,应由她来偿还。

在他的唇即将触碰到她的唇时,她近乎慌乱地开口:“你喝多了。”

他动作一顿,下一瞬突然将她揽进怀中,堵住了她的唇。

初言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祁穆寒的吻霸道,带着掠夺性,将她的呼吸一点点吞噬殆尽,在她要窒息的时候,他终于稍稍退开,但是手却钻进了她衣襟。

“不要!”情急之下初言叫道。她是要赎罪,却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然而祁穆寒直接将她推倒在身后的沙发上,他背对着灯光,她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那张让无数女人垂涎的脸,她却不敢直视,隐约能感觉到他的怒火。

初言猛地抓住他的手:“别这样......”

她带着哀求,殊不知可怜巴巴的模样最容易勾起男人的欲望。

祁穆寒的手转移到了她脸上,细细摩挲着她的五官:“可是你的眼睛在勾引我,一直都是,不想,为什么要盯着我?”

他的嗓音透着致命的诱惑,有些沙哑。

初言带着哭腔道:“祁穆寒......我......我来例假了......”

他眸子一沉

她屏住了呼吸,直到他狠狠地推开她,冷着一张脸摔门离开。

很快,初言听到了别墅外传来引擎发动并走远的声音。

她浑身颤抖地裹紧衣服逃回窄小潮湿的杂物间,从八岁那年被带回祁家起,她就住在这里。

所有人都以为,收留罪人的女儿是他的善意,可初言清楚的记得进入祁家的那天起,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是极寒:“你父亲死了,他的罪,你来赎。”

十八岁的他,身上笼罩的恨意几乎要将她吞噬,那一刻,她深深的明白,他是来‘讨债’的......

一夜梦魇,醒来时天已大亮,祁穆寒一夜未归。

初言悄悄松了口气,他不在更好,经历了昨晚的事,她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他。

匆匆洗漱完,她穿上唯一一件大衣,正要顶着风雪出门时。

佣人刘妈见到她,不禁鼻尖一酸:“言言......你问少爷拿点钱吧,添几件衣服,你这衣服都穿了几年了,女孩子这个年纪正是花钱的时候,你看你......”

初言固执的摇摇头,迎着风雪骑上了那辆快散架的单车。

祁穆寒不允许别人施舍给她任何东西,包括钱财。要施舍,也只能是他给的。

从八岁开始,她想要什么,总会极尽所能的讨好他,他不允许她叫他哥哥,所以她一遍遍的叫着祁穆寒,祁穆寒......以至于后来,根深蒂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帝少的掌中之妻
柠檬味的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