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第8章

然而......

女孩一双笑眼期待地凝着他,眸里的光亮仿佛一阵风拂过就会破碎。

拒绝的话语到了嘴边,又尽数吞了回去。

“好!”

姑且信她一回。

听到阿瑾哥哥肯定的答复,南宫瑶眼角眉梢都染上欢喜的笑意,末了还不忘狗腿地奉承一句:“我就知道阿瑾哥哥最好说话了!”

一旁饱受摧残,随时待命的管家:“......”

好在南宫瑾十分受用,不复起初的凌厉之色,一顿饭难得吃得温馨无比。

“过来。”

佣人上前收拾餐桌的功夫,南宫瑶正要起身去沙发上坐会儿,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线。

“阿瑾哥哥,怎么啦?”

南宫瑶疑惑地朝他看去,视线落在南宫瑾掌心一条精致的银白锁骨链上,镶嵌着花瓣形状的浅绿钻石看得人挪不开眼。

很美,很低调。

南宫瑶笑得一脸惊喜,“很漂亮!阿瑾哥哥,你亲自给我挑的?”

“嗯。”

南宫瑶噔噔噔三两步就跑过去,站在他跟前,“阿瑾哥哥快给我戴上试试!”

说着她就将散落的长发往一侧轻拂,回眸期待地瞥了南宫瑾一眼。

南宫瑾被她看得一怔。

她要他,给她戴上?

望着女孩玉白无暇的颈部,向来处事果断的男人竟破天荒地显出迟疑之色。

南宫瑶等得脖子都酸了,却还不见南宫瑾动作,耐不住地催道:“阿瑾哥哥,你快点呀!你要是不乐意给我戴,我就让张叔帮忙啦!”

管家张叔......

闻言,南宫瑾余光淡淡地扫了一眼管家的方向。

张叔霎时满头大汗。

吾命休矣!

南宫瑾终于拾起项链,微微俯身,如同对待上好的易碎瓷器一般小心翼翼。

发丝透着浅淡的茉莉清香,混着女孩身上自带的甜香气息,犹如一把勾子扰人心神。

南宫瑾蓦地屏息。

微凉的指腹轻触过嫩滑的肌肤,灼伤一般瑟缩了下。

“好了。”

收回手的刹那,南宫瑾微不可查地心神一松。

“好啦?”南宫瑶转身过来同他对视,指尖轻捏着颈间项链,“阿瑾哥哥,好看嘛?”

眸光轻掠过柔软白皙的颈部,视线随即在别处滑落,“好看。”

“必须的嘛,也不看看是谁的眼光!”南宫瑶扬眉笑着,万般珍爱地轻触了触项链。

前世,为了随时定位她的位置,阿瑾哥哥也曾送给她一条一模一样的项链。

当时的南宫瑶毫不知情,全当是一件普通的礼物将它收下,结果没过两天就被眼红的林宛白诓走。

也是因此,危险发生的瞬间,阿瑾哥哥没能第一时间找到她,她也白白地丧失了宝贵的生命。

说起来,竟是给自己蠢死的。

想到这里,南宫瑶扼腕叹息,这一次,她再也不会将这条项链拱手让人!

人在,项链在。

虽然,戴上这条项链便等同于失去了人身自由,可能够受到阿瑾哥哥无条件地庇佑,南宫瑶甘之如始。

“没有我的准许,不准解下。”南宫瑾一如既往地霸道不容置喙。

南宫瑶却是一副“哎呀好霸道我好喜欢”的花痴模样:“知道啦阿瑾哥哥!”

“出去之前先通知我。”

“好哒!”

“不准喝酒。”

“好......”

好个鬼!

南宫瑶不满地撅起红唇:“阿瑾哥哥,我都已经成年了,为什么不能喝酒啊!”

“不行。”

想起某人昨晚的胆大妄为,南宫瑾当机立断。

他不希望有第二人撞见她全然卸下防备的醉态。

南宫瑶不死心地继续捍卫自己身为一名成年人应有的权利:“可是酒很好喝啊,阿瑾哥哥你都可以喝,就不准我喝,太不公平了!”

俨然是一副幼稚园小朋友分发糖果时自己少得了一颗的委屈模样。

幼稚极了,却又......惹人怜爱。

良久以后,南宫瑾捻了捻眉心,到底是松了口:“果酒可以,仅限小酌。”

哎呦我又不是吸毒!至于搞这么多条条框框?

南宫瑶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表面却是一派纯良乖巧的模样:“好哒,阿瑾哥哥对我真好!”

安顿好南宫瑶,南宫瑾终于拾起桌上早已经被助理打爆的手机,慢条斯理地走向门口的专车。

南宫瑾走后,南宫瑶百无聊赖,捧了一碟子水果窝在沙发里看泡面番。

昏昏欲睡之际,管家的声音突然由远及近地传来:“瑶小姐,林宛白小姐来了。”

林宛白?

南宫瑶手里的一块黄桃吧唧一声掉在地上。

“张叔你也真是,这大好的天气说什么晦气话呢!”

管家:???

他刚才说了??

缓了缓神,管家终于明白过来南宫瑶的意思,于是试探地问道:“既然瑶小姐不想见,那我让人把她打发了?”

“谁说我不见啦?”南宫瑶狡黠一笑,直把管家给看糊涂了。

这瑶小姐想一出是一出,还真是叫人摸不清她的心思。

“那瑶小姐的意思是......”

“见,当然要见!张叔,你放她进来吧!”南宫瑶拂了拂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笑容满面地站起身来。

不多时,一身浅绿色连衣裙的林宛白苦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南宫瑶见了更觉得晦气,不过想到此时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她随即换上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白白,你怎么突然过来了?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

“瑶瑶,我过来是想跟你说,那天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你千万不要当真!”林宛白一看到南宫瑶就走过来亲昵地挽住她的手,焦急万分地说道。

“白白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可是我最好的姐妹,我姐妹的为人我还不清楚?你这么单纯善良,又怎么可能是那种千人枕万人骑的臭不要脸货色呢!”

当着林宛白的面,南宫瑶痛痛快快地骂了一场后,转而看向林宛白:“白白你说是不是!”

“是......呀,瑶瑶你相信我就好。”林宛白脸色变了变,挤出一抹笑容应道。

她还真就是那种货色,好在南宫瑶没什么脑子,根本不可能把事情怀疑到她头上来。

想到南宫瑶还是一如既往地愚蠢好骗,林宛白适时地做出一副受伤的模样:“可是瑶瑶,你当时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呢,这样的话大家很容易误会我的啊。”

“啊?我说什么啦?”南宫瑶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哦,白白,你是指我说你和林嘉行在电影院接吻的事情?”

林宛白委屈地抿着嘴唇:“像这种隐私怎么可以随便说出来呢,这样我会很尴尬的啊。”

“啊?我还以为我说出来白白你会很高兴呢!毕竟当时你们都在公共场合秀恩爱了,我就想着你一定也是希望公开恋情的!”南宫瑶一副白莲的模样:“白白,你该不会是在怪我吧?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啊!”

走白莲的路,让白莲无路可走!

林宛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平时最爱使的招数竟然被南宫瑶抢了先:“瑶瑶,我不是这个意思,也没有怪你的意思!”

“那你干嘛说这些伤我们姐妹感情的话!白白,你要是觉得我做错了,那我们绝交好了,免得我又说错了什么讨你嫌!”南宫瑶索性破罐子破摔,拭了拭眼角不存在的泪水说道:“既然你不信我。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听说南宫瑶要和自己绝交,林宛白吓得脸都快绿了,南宫瑶可是她的摇钱树,是她接近南宫瑾的最快途径,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把南宫瑶推开!

林宛白焦急万分地拽住南宫瑶的手,“瑶瑶你别生气!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是我错怪你了,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说着,她赶紧取出一个礼品盒递过来:“瑶瑶,我知道你最喜欢Y.E品牌家的包包,这是我昨天特地给你买的**款,你就当做是赔礼收下好不好?”

Y.E?

她什么时候说过自己喜欢这家的包包了?

明明是林宛白自己喜欢吧!

不过Y.E到底是高端奢侈品牌,一个**款包包也够林宛白肉疼一阵子了,想到这里,南宫瑶毫不客气地收下了,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姿态说道:“这件事的确是白白你做得不对,不过看在我们感情这么好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啦!”

林宛白气得要死,偏偏还要挤出一张笑脸来迎合:“只要瑶瑶你不生我的气就好!”

两人把话说开后,南宫瑶忙拉着林宛白坐下说“贴心话”:“白白,你最近有没有和逸轩联系啊,我好想他啊!”

林宛白内心惊喜不已,她还以为南宫瑶出息了,不喜欢宋逸轩了呢,没想到还是一个衷心不已的舔狗!

想到这,林宛白忙迷茫地摇了摇头:“逸轩?我和他联系也不多,最近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想必他也很难过吧!毕竟瑶瑶你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要跟他分手,我想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吧!”

“天哪!真的啊?完了完了,逸轩该不会再也不肯理我了吧!”南宫瑶一副快要哭的表情,拽住林宛白的胳膊呜咽道:“逸轩怎么这么傻啊!我当时说要跟他分手,也是万不得已之举啊!白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阿瑾哥哥管我管得多严,我也是为了保护逸轩,才出此下策的!不想他竟然当了真!这下可如何是好啊?”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