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当顾安泽离开酒吧,已经是凌晨三点。

叶凌又点了一杯‘冷叶’,然后就站在酒吧的吧台前目送着顾安泽离开的方向。

“尹少,你没有发现顾总好像和原来不太一样了?”一饮而尽高脚杯中的橙红色烈酒,叶凌趁着酒精上头开了口。他这几天都不知道自家的总裁到底经历了什么!

“是啊,好像是对感情没什么念想了。”尹澈能想到总裁变化这么大的只有这个原因。

“或许吧,你说白氏和顾氏如此大的两大家族本来联姻就是业界大事,本来这是一场世纪婚礼,结果呢现在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顾总应该是对白家白亦彻底死心了。”叶凌放下手中的高脚杯,满目都是无奈的神情。

“谁知道呢,婚礼即将开始就出了这些事。”尹澈也暗自头痛,用手使劲的揉了揉太阳穴。

“不知道颜家那个颜亦雪会不会搞出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估计叶凌你小子以后的日子不太好过啊。总裁现在这个脾气性格,万一那个女人在搞出一些什么,一定会迁怒于你们的。”尹澈笑笑,语气里却充斥着明显的担心。

“算了,我回去拟定契约了,从跟着顾总到现在什么血雨风沙没有经历过,如果那个女人非要整出些事,我觉得顾总再迁怒也需要时间的。”叶凌也回了他一个微笑,转身挥了挥手朝酒吧外面走去。

叶凌离开酒吧后,尹澈再没有了研制新品种酒的心情,就这样也关了门离开了魅阁酒吧。

颜家别墅

辗转反侧了一夜,颜亦雪终究是没有丝毫睡意,她好像一闭上眼睛就会做噩梦,就会梦到父亲母亲出车祸的场景。这几夜每当午夜梦回,她都几乎是哭着醒来的。

披上一件杏色的外套,她再一次取出了那一件黑色的桔梗长裙。白褶的双手抚摸上黑色的桔梗长裙,一滴晶莹的泪从眼角滑落。

咚咚咚......

房间门外的敲门声,当颜亦雪打开房门的那一刻,门外穿着黑色睡衣的颜亦枫顶着一双困倦的双眸就这样落寞的站在她的房间外面。

“额......哥。”有些诧异,颜亦雪看了看右手手腕上深紫色的手表,手表指针上赫然写着已经快将近到凌晨四点半。

“妹妹,我想和你聊一聊。”这几天的颜亦枫简直可以用行尸走肉四个字来形容,他都以为这只是一场梦。

“进来吧。”这样说着,颜亦雪随手关上了卧室的门。

“妹妹,你说白亦离开了我,现在你又要为了我们颜家嫁给顾安泽,你说哥哥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坐在房间的沙发上,颜亦枫懊恼的低着头。

“哥哥你别这样,你这样妹妹心里也不好受。白亦妹妹没有离开啊,只要哥哥你还喜欢她,那白亦妹妹就永远都在哥哥的心里。至于我,永远都是你的亲妹妹,我们都没有离开啊。”

其实她的心中是内疚的,她突然感觉亏欠了颜家太多东西,自从重生到颜家以后更是连真正的颜家妹妹她都亏欠了颜亦枫。

“白亦是你哥哥我至今都很在乎的人,妹妹你更是哥哥我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人。”颜亦枫再没有了曾经的坚强,这一刻却难过的像个孩子。

“哥哥。”原来再强大的颜亦枫,也会有如此小孩子的一面。她记得在前世印象中的颜亦枫,充满了霸道充满了阳光,但是此刻的颜亦枫却比他还要忧伤。

“哥哥,快点回去休息吧,已经快到凌晨五点了。”这几天他也一直在熬夜,几乎全家人都被这个事情弄得人心惶惶,好在顾家已经放手颜家也不再面临破产。

待颜亦枫离开以后,她突然感到不知所措,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蜷缩在房间的一处角落,她把头深深地埋入了膝盖,就这样强忍着哭声,眼泪却浸湿了整张面孔。

像是林深的黑夜,也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她就这样蜷缩着身体一直到天亮。

当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她就这样蜷缩在一个角落睡着了。

天亮她又做了一个梦,一个让自己不愿意醒来的梦!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