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当晚,关于季染的全部资料都被送到了顾随云的面前。

一个十八线的女艺人在圈子里并没多大的名气,代表作也寥寥无几,微博上的粉丝数量更是少得可怜,从她偶尔发的微博下面的评论和点赞数量上来看,大半的粉丝还都是僵尸粉。

大概是顾随云很难得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的兴师动众,王宇也因为前几次没能查出老板想要的东西,急于表现自己,这份资料是要多全面就有多全面。

比如季染所参演的几部作品,有她出现的片段,哪怕是只有一闪而过的镜头,都被他给剪辑了下来。

看完了季染的全部资料,顾随云也对她所谓的演艺生涯有了一个更为全面的认知。

她和大多数的不太幸运的演员一样,空有一身好演技,却遇不到好的伯乐,签的经纪公司更不是个靠谱的。

在演艺圈这个大染缸里,像季染这样相貌的艺人很容易成为那些有点儿名气的投资人潜规则的对象,而她更是不少大佬物色相中的猎物。

然而他顾随云看上的女人当然不可能是如此随便放荡的性子,要不然她早就成娱乐圈里水涨船高的知名女星了。

比起那些靠陪睡来搏上位,在娱乐圈中昙花一现的女明星来说,季染更像是处于蛰伏期十年磨一剑的隐忍。

就算有很多次遇到了可以一飞冲天的好剧本,但还是被人替换了下来,遗憾的与大红大紫擦肩而过,她也从不退让半分的底线。

这让顾随云忍不住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他提出要包养季染,却被她义正言辞拒绝的模样。

当然,比起其他那些有演技却始终红不起来,最终只落得个遗憾退圈的演员来说,季染又是最为幸运的一个。

因为她遇见了顾随云。

从现在开始,她的幸运人生将正式拉开帷幕!

第二天一早,顾随云就从王宇那里得到了圈内暗暗等待机会想要对季染下手的大佬名单,尔后又交待给对方了一个重任。

——给他找一个能把这群人聚齐的机会。

演艺圈里向来不缺少这种将各位大佬齐聚一堂的场合,顾氏集团在各个领域均有涉及,旗下虽然没有演艺公司,但投资部也时常瞄准时机出手。

顾随云愿意牵头,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这些个大佬看在顾氏城中头等世家的面子上,也是不敢拒绝的。

王宇很快就将任务圆满完成的消息反馈给了顾随云,相应的,财大气粗的顾总也大方的手一挥,许诺下了他一个月的奖金。

这对辛辛苦苦为资本主义付出血汗的打工仔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嘉奖了。

晚上,王宇加班,考虑到今晚的活动目的可以说是很私人了,他便独自驱车前往约好的星辰会所。

仅凭一个顾氏总裁的名头,圈中大佬也不敢在他面前拿乔,早早的便到了包厢,倒是顾随云作为东道,不紧不慢的最后一个才来。

顾随云一出现,整个包厢的光辉好似全集中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灯光之下的他完美得像橱窗里摆放的精致瓷器,眸如星辰,面若桃李,这般样貌配上气质令包厢内的人几乎拍手叫绝。

见包厢中的几位大佬这会儿都站起身来,一副要跟他打招呼的模样,顾随云的脸上象征性的扬起了一抹客套的微笑。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要是寻常人,早就被这群人拉着以迟到为名罚酒了,可顾随云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他们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应和着赔笑。

“不迟不迟,顾总来得刚刚好,是我们来早了,您快坐!”

“就是就是,有幸得顾总相邀,我们几个是倍感荣幸。”

在座的这些人,除了顾随云,都算得上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平时偶尔也会有利益冲突,针锋相对,但在他的面前,无人敢造次。

奉承话听得多了,顾随云也就习惯了,却没忘自己抽了空把人一次性聚齐是为了什么。

他大方落座,主动端起酒杯,那群人自然望而跟风,都恨不得跟顾随云好好的套套近乎,反正说几句漂亮话也掉不了身上的肉,一句句的奉承听得顾随云都有些耳朵发腻。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是真不假。

顾随云轻咳一声,整个包厢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尔后顾随云便直奔主题而去。

“季染这个名字大家不陌生吧!今日我顾某人这顿饭,就是为了感谢各位的,小染承蒙各位的照顾了,往后也不需你们费心了,自有我给她撑腰。”

一句话说得在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他们或多或少都是对季染动过心思了的,见她不从甚至还替换过她的角色,顾随云特意设宴宣誓主权,他们以往对季染做过的事等于是被摆在了台面上。

不过眨眼间,几个心思活络的大佬,便立即向顾随云表起态来。

“顾总,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季小姐,真是不好意思!”

“顾总,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顾总,季小姐既然有您这有的大靠山,往后的星途自然是一帆风顺的。”

顾随云很满意这群人诚惶诚恐的态度,也不和他们多废话,将自己面前酒杯里的一口饮尽就算是给他们面子了,这才起身。

“时间不早了,耽误了各位这么久,你们尽兴,我先行一步。”

好好的一个饭局,近乎没套上,反倒被警告了一番,任谁的心里都不爽快,可顾随云他们却是不敢拦的。

走到门口,他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留下一句。

“今晚的单记在我的账上,你们随意。”

他走后,整个包厢的人都炸了锅一样的讨论他和季染的关系暂且不提。

顾随云进了电梯才后知后觉这桌上的酒后劲十足,不过两杯下肚他就觉得头疼不已。

到了门口,本以为夜风吹吹也就清醒了,可却不料自己的头像是要炸了一样。

他下意识的拿出手机要给王宇拨电话,让他来接自己,可转念想到这里离顾氏远得很,而且临走时王宇忙得团团转的样子,怕是不到凌晨歇不下来。

作为一个体贴人意的好老板,顾随云自觉自己和那些周扒皮一般的资本主义是不一样的,因此便干脆找了个代驾。

而他自己则坐在了副驾驶上,等着对方的到来。

……

自从和顾随云在订婚宴会上作为男女主角第三次相遇后,季染就觉得自己是流年不顺,干什么都倒霉。

消停了一段时间后,她也想通了,自己是绝对不可能会因为顾随云而改变原本的生活方式的。

这不,又变了装继续自己的体察民情,磨炼演技的日子。

生活一如即往的狗血又操蛋。

季染刚接了个代驾的单子,遇到的客人竟然又是顾随云。

看着摇下来的车窗那边,清晰的映出的顾随云那张因为喝了酒有些微醺而越发勾人的脸,她真的很想当场转头就走。

可顾随云也在同一时刻认出了季染,他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发现她还在,不免笑了。

一瞬间,季染的心头被春回大地的微风漾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她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咚……

只是下一秒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她直接黑了脸。

“欢迎顾太太来查岗!我只喝了两杯,没想到后劲这么大,你来接我的吗?我很高兴。”

谁特么是你的顾太太啊!喝了酒就能胡说的吗?!

季染的内心已经掀了桌,她良好的耐性已经被逼到了崩溃的边缘,可无端的听到最后四个字,她还是没忍心。

她兀自翻了个白眼,拉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然后冲着顾随云伸手。

出乎意料的,面前的大酒鬼会错了意,执起季染的手便往自己的胸膛上放去。

“小染,你是想要我的心吗?”

永远不要试图将一个醉鬼的脑回路当做正常人来看待。

这是季染此刻心中最为直观的感受。

她无语的推开了顾随云,憋气的吐出了三个字,“车钥匙。”

顾随云乖巧的递过去,能有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季染的机会,他显得很满足,可总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免不了再三确认。

这一路的车程,让季染心累不已,一方面要观察注意着前方路况,一方面还要防备着身边副驾上的醉鬼动手动脚。

但总算是安全无虞的到了顾随云的住处。

以为这样就轻易的结束了吗?然而并不是。

季染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提出告辞,一时不察就被顾随云抱了个满怀,她的背脊贴合着门板,紧接着他柔软的带着浓烈酒气的唇就覆上了她的。

她瞬间瞪大了眼睛,带着几分不可置信,而顾随云全凭本能的感觉,摸索着想要撬开她的贝齿。

季染能让他如意才怪,他是醉了,可自己却清醒着。

没半点儿犹豫,她直接伸手去推顾随云,沉沦其中的他,自然不设防,很容易就被推开了。

“混蛋!”

季染愤恨的叱骂了一句,然后动作利落的跑了。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