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嘀……嘀……嘀……”

像是水滴在地上的声音,又像是打点滴的液体滴到管中的声音。病房外来来往往的医生神色匆忙,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声音。

床头柜放着的水杯倒在一边,正顺着柜子流出水来,滴在地砖上。

“原来是水洒了。”

齐震将杯子扔进垃圾桶,男人英俊的脸庞上挂着浅浅的笑。

“齐先生,您又来看望你爷爷?”

护士拿着点滴架从外面走进来,手臂夹着病历本,躺在床上的老人见到她手下意识地往被子里一缩。

“今天还没打针吗?”

齐震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皱眉问道。

“老人家不配合,我这是第三次来了,每一次都不让我碰他的手臂。”护士很是无奈地说道。

“我来吧。”

齐震接过点滴液,在护士惊讶的目光中动作专业给老人的手背上插上点滴瓶。

“以后不许这样,要听话。”

齐震翻了翻病历表,扫了两眼医生写的病情录,发现没有什么太大情况便将病历表还给了护士,叮嘱道:“以后你们不用依着他,该打针打针,该吃药就吃药。”

“好。”

每一个不听话的病人家属都是对他们这么说的,但是医院已经吃够了这样的亏,医患关系紧张的今天,护士们哪敢下手这么粗鲁,就怕接到病人家属的投诉。

“麻烦护士长了。”齐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下次请你吃饭。”

这话倒是换来了小护士的笑容,道:“那这顿饭就先记着,我去下一个病房了。”

齐震冲她招了招手:“下回见。”

“陈爷爷,好些了没?”他转头询问老人。

陈光是齐震爷爷年轻时候在部队的战友,晚年不幸,两个儿子都走在他的前面,他自己又患了重病倒在家中无人知晓,如果不是齐震正好去探望,怕就是这么交待了。

“漫……漫……”

老人说话困难,可是齐震还是听懂了,他笑着解释:“她在上班呢,下一次我和她一起来看您。”

老人点点头。

齐震帮老人削了一个梨,切成块盛在盘子里,两人聊了一会天,他看时间也关差不多该去接木悠悠下班,便离开了医院。

木悠悠的工作是朝九晚五,大多人的工作都是这个模式,所以就算是齐震踩足了油门,一路堵车加红绿灯,来到木悠悠上班的地方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

他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一边往上走一边想着呆会怎么负荆请罪。

“齐震。”

才刚走出停车场,抬头就看到木悠悠早早地就等在了出口。

“我就知道在这个出口能看到你。”

木悠悠工作的地方地下停车场分南北两个出口,齐震一向习惯从北边出来,他不管是审美还是习惯,甚至是口味都是可怕的单一,木悠悠很清楚这一点。

齐震笑得满面春风:“想我了没?”

“美的你,不想。”

木悠悠长长的头发扎成个丸子头,她的发量极多,扎这种发型,假发都不用戴,气死一片发量少的同事。

微微勾起一抹笑意,动作自然地将手交到齐震的手中,两人手挽着手走向停车的地方。

“今天你的上司没有为难你吧?”

齐震坐在驾驶位置上,发动车子,技术娴熟地开出了停车场。

木悠悠扳下头顶上的镜子,就着小镜面补着口红,完了,才道:“没,还让我们看了一大一出笑话呢。”

“怎么说。”

“她和一个常年包下一个房间的男人好上了,她老公也不知道从哪听到的风声,直接杀到了前台,大吵大闹一下午,让我们看了好大一出戏,你不在现场,我看着可解气了,让她有事没事老滥用职权给我穿小鞋,活该。”

齐震笑了笑,总结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木悠悠是报喜不报忧的个性,只有在实在受不了的情况下会偶尔向她报怨她的上司老是为难她的事。

从只言片语中也察觉不到什么具体的事情,他曾提出过想会一会这她的这位领班,却被她拒绝了。

“职场的事,你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

当时的木悠悠是这么说的。

“上次你和我说阿柳和她男朋友分手了?”

提起这个,木悠悠就来气,她打下镜子,气乎乎地抱着胸,道:“别提他,恶心,脚踏两条船的**,阿柳这么好的女人,和她分手是吴峰瞎了眼。”

突然,她眯起眼,看向齐震:“你们男人都这样?”

“不是,你不要一秆子打翻一船人,我对你绝对的专一无二心。”

如果不是正在开车,齐震几乎就要举手发誓。

木悠悠扑哧一笑:“信你信你,表情不要这么严肃嘛,我只是随口一说。”

齐震委曲道:“你这随口一说,可差点把我吓死。”

没想到她就随便说说也让齐震如此紧张,倒让木悠悠不好意思,只好转移话题。

“吴峰新交往的女人看上去有点眼熟,应该也是个有钱人家。”

齐震欲言又止。

木悠悠看不下去,直言道:“有话就走,不要吞吞吐吐。”

“其实,我很早就想说了,我认识吴峰。”

木悠悠暴起:“什么?”

齐震连忙解释:“你听我说,不是你想得那样,不是那种认识。”

木悠悠狐疑:“那是哪种?”

“吴风其实在我们圈子小有名气,不为其他,他喜欢勾搭有钱人家的女儿,同我们差不多的人家看不上他不带他玩,他会挑一些暴发户作为目标,争取作为跳板,找到家世更好的女孩子,有了更好他就会踹掉原来的,所以他的名声其实一直不是很好。”

木悠悠道:“这些你怎么不早说?”

“一开始我以为是同名同姓,不敢确定,后面听你这么一说,就觉得像是他。”

“没想到他这么渣,还好阿柳和他分手了,只是可惜了花钱也买不回的青春浪费在他身上。”

“可以及时止损,也算是幸运的。”

“哼,我看他这次能维持多久。”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