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虽说大家都极为奇怪花夭夭的突然改变,虽然也都亲眼所见了花夭夭之前的惩戒行为,但此时众人却仍旧抱有一把侥幸心理,没怎么把这新归当一回事。

更多的人还仅当是花夭夭一如往常般,突然玩心四起,说不定过几天热情减退自己也就此会忘掉。

为此,待八天时光很快过去后,花夭夭除了等到之前责罚过的那个小丫头拿着几张工作汇报单,以及下月预支费用汇报单来找她外,其余的下人们,依然还是无动于衷。

“大,大小姐,这是我们后厨的工作汇报单,以及下月费用的预支申请,因为后厨除了我以外,剩下的都是几个大字不识的大娘,以及还有专门负责买菜的张大叔,所以他们的都由我代写了。”这小丫鬟这次再跟花夭夭说话时,显得很是怯懦以及小心翼翼。

花夭夭伸手接过汇报单以及费用预支申请单据,当即很是诧异这小丫鬟总结的,竟然如此清晰且有条理,看到这里花夭夭面带好奇神色抬眼望来。

“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小姐,我叫碧玉。”

“你之前有读过书吗?”花夭夭又望一眼单据上气韵生动,风格娟秀的字迹不像是一般寻常人家女子能写出的,遂产生了好奇心理。

“嗯,我爹爹以前是这雾都城的教书先生,后来因意外家道中落,爹爹病死后,母亲和我无以为计,只能到处接些苦力活来做。

直到后来被彼岸帮花家的前帮主救下,这才过上了相对安稳的生活,为此我跟我母亲,都十分感激前帮主的收留之恩。”碧玉说到这里眼眶中好似有泪珠在打转。

花夭夭听闻恍然大悟的点一点头:“原来如此,那就难怪了,你的汇报总结会这样有条理,那这样吧,从今以后,你就待在我身边做贴身丫头,不用再回后厨去了。”

“什么?那碧玉真是谢过大小姐了。”碧玉一听这话,惊讶之余当即感激不已迅速跪倒在地连连向花夭夭磕头道谢,花夭夭则赶忙上前将碧玉拉起。

“没事没事。”嘴上虽这么说,但内心中的秦淼,却又再一次隐忍不住的吐槽起之前的宿主来,放着这么好一知书达礼,懂文识字的姑娘在后厨工作,花夭夭啊花夭夭,你简直是每天都会刷新一遍我的三观。

收了碧玉后,花夭夭却并没忘记其余人压根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这回事,随后她再次召集众下人到庭院当中,干脆利落的表示,没有按照她话实行的人,下月起俸禄减半,并且打今起,每人每天抄写十遍她新颁布的帮规一个月算作惩罚。

经这一闹,这下一众下人才算彻底明白,花夭夭这次是动了真格,于是自那后,都收起了以往消极怠工的态度,开始认真勤恳的做起了自己的份内之事。

而后的三天,花夭夭闭门不出,好好将彼岸帮花家这几年来的经商贸易账目翻阅一通,遂却不禁更加头痛欲裂起来,只因这花家的账目混乱状况,还当真是超出自己意料太多。

后来,凭借自己仅有的一点原宿主对帮内经商事宜的记忆,以及碧玉的补充讲述,花夭夭基本理清。

花家虽是匪帮世家,但自花夭夭爷爷那辈起,就已经开始经商从良,而到花夭夭父亲这代,更是将花家的生意扩展到粮食,茶叶贸易,以及租赁千亩良田的产业之上。

但是后来,自从花夭夭父亲死后,蠢萌傻白只有恋爱脑的花夭夭,便开始每日只图自身享乐,完全不过问经商贸易之事,并且盲目信任护卫蒋风,将一切经商贸易事项全权交由蒋风打理。

而蒋风一心只求给自己捞好处,为此就将原本在柜台上忠心耿耿的好几个掌柜给气走了,但花夭夭不以为然,还答应蒋风换成他的人。

后来,就连当下花家的总管账也都是蒋风的亲信,所以才会造成之前银库无人看管,随意乱拿乱取银两的现象。

“哼,简直是太过分了,这是何种的蠢笨,才能做出这种蠢事啊。”花夭夭忍无可忍一掌拍在桌面上气愤呵斥,一旁的碧玉被吓到,随后赶忙想法安慰起花夭夭。

“额那个,大小姐,其实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大小姐现在真心愿意改过,正视花家最重要的问题,我相信您一定会重振花家往日的繁华景象。”

听碧玉这么一说,附在花夭夭身上的秦淼才反应过来,对对,自己现在就是花家大小姐花夭夭了,所以不能再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问题。

要淡定,淡定,好好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来解决花夭夭之前遗留下来的诸多难题才是首要重任啊。

真是,人家穿越都是锦衣玉食,变成备受宠爱的千金大小姐,一睁眼就有无数王公贵族围绕着争相抢夺,怎么到了她秦淼这,就成了苦逼的收拾遗留烂摊子的际遇了。

这在前世是个为公司卖命的苦逼工具人,这一朝穿越后,没想到却还是逃脱不了要解决坏死呆账,濒临破产灭绝的生存危机。

唉!秦淼啊秦淼,你当真就是个天生的劳累命啊。

“所以碧玉,当下的状况就是,花家的两家茶号和一家茶楼已经关门,两家粮店,一家关门,一家也濒临快关门的地步对吗?那花家目前都是靠什么来收益啊?”随后调整好情绪,花夭夭很快向碧玉询问起相关情况。

“目前应该主要是靠收取千亩良田的租赁费用吧,花家把所有的田地都承包出去给当地农户了,但收租的事,主要还是由蒋风负责,我这一后厨来得下人,完全不清楚具体情况。”

“啊!到底是怎么搞的,茶店就算了,怎么连粮店这种基本的供应品商号都能做不下去啊!”花夭夭再次崩溃至极瘫倒在桌面之上。

碧玉见她这副当真痛心疾首的神情,随后很快开口提示。

“我觉得主要原因,可能是蒋风赶走了严守严掌柜吧,之前严掌柜负责花家粮店商号的贸易,生意一直都是蒸蒸日上,收益不少,可自从一年前,蒋风硬要让自己人来当掌柜后,严守掌柜就被逼的主动请辞离开了。”

“呼,又是蒋风,我说为什么这个花,啊不,为什么我要如此听这个蒋风的话啊?”花夭夭禁不住郁闷自问,碧玉这时却掩嘴一笑评判。

“还不是因为,大小姐你好男色啊。”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