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安子篱愣住,才反应过来祖母不是训斥她算计父亲和孟氏,而是恼她顾虑不周险些害了自己。

她一言不发上前伏在蒋氏膝上,闷声哭了出来,将重生以来所有的委屈怨恨和害怕全都发泄了出来。

她委屈父亲薄情懦弱轻易受人哄骗,怨恨孟氏母女害她家破人亡,害怕自己机关算尽拼尽全力最后仍然无法改变侯府的结局。

一个人的力量真的太渺小了,可她别无他法,只能孤军奋战。

见她哭成泪人,蒋氏怒气全消,心疼的不行,温声安慰:“你是侯府嫡女,孟氏母女再能作妖,只要有祖母在一天,撑破天来她们也越不过你去,要对付她们法子有很多,何必非要搭上自己?”

“若你每次算计旁人都要赌上自己的身家前程,又有几条小命够你折腾?”

“对不起祖母,子篱知错了。”安子篱哽咽点头,心服口服。

蒋氏慈爱的摸着她的秀发,警诫道:“我不知你为何对孟氏母女有如此大的怨气,但你永远记住,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会回以凝视,若你不能坚守己心,将来不过是另一个孟氏。”

安子篱心中大震,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她只字未提祖母恐怕已经猜出大概,不仅如此,还看出她复仇心切早已半只脚踏入歧途。

她的祖母,真是一位睿智通透的老人家。

“是,孙女谨记。”

“嗯。”蒋氏看出她已经想通,放下心来,说起另一件事:“再过不久就要到花朝节了,你要随你父亲入宫赴宴,届时朝中大半官员都会携命妇家眷入宫,皇家难测我们可以不嫁,但可以在其他世族中挑选,若是有看中的也可多了解一番。”

安子篱如今一心复仇,根本无心婚事,当她知道祖母是为了她好,点头应下。

蒋氏见状笑道:“我安信侯府的姑娘定要选个如意郎君才是,待明日出门你去珍宝阁挑选些礼服饰品,留着花朝节备用。”

“是,多谢祖母。”

从松鹤院出来,安子篱豁然开朗,祖母说的对,就算是为了复仇也不能失了本心,她要孟氏母女付出代价,也要自己未来锦绣,顺遂安康。

次日一早,安子篱带着两位堂姐出府游玩,在京都转了一圈后临近傍晚才去珍宝阁,珍宝阁店如其名,一二楼不仅有衣服首饰胭脂水粉,三楼还有珍玩,四楼多是古籍孤本,随便拿出一件都价值连城。

安子篱订好自己需要的东西后,突然想起陈卿阎爱书成痴,便拾阶上了四楼,准备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书可以买下来,给他送个人情。

没想到刚上去,就看到她所想之人正站在窗边,手里握着一本书卷,凭栏远眺。

听到动静,他下意识回头,见到是她后迅速拧了下俊眉,随即松开,淡定自若的转了回去,仿佛没看到她这么大一个活人一般。

这么冷淡?

安子篱挑了下眉,故意走近自言自语叹息道:“有些人啊,受了旁人恩惠才好不容易捡回条小命,结果对恩人连句谢没有就罢了,还视而不见,这世道,真是让好人寒心。”

陈卿阎嘴角抽搐一下,黑眸睨向她:“安小姐觉得自己是好人?”

巧舌如簧,算计人心,单是被他撞见都有几次,背地里说不准更多,她哪里来的底气说自己是好人?

没点自知之明。

安子篱眨眨眼:“对旁人来说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但是对大人来说,我就算不是好人也起码算是恩人吧?”

“大人饱读圣贤书,这就是您对恩人的态度?”

陈卿阎沉默,因为她说的是事实,无言反驳。

片刻后,他道:“雍州之事多谢安小姐解围,本官不胜感激,可允你一个条件,只要本官能做到的,必不推辞。”

安子篱等的就是这句话,刚要喜上眉梢,就听他话音一转,接着问:“只是有一事本官百思不得其解,想请姑娘解惑,你不通政事,如何得知本官遇险,又为何冒着抗旨的危险劝说你父亲发兵?”

“你从未去过雍州,又是如何知道本官的藏身之处?”

回府后他曾派暗卫去调查过,包括安子篱劝说安信侯时的谈话,包括安信侯带兵出府后直奔他藏身之地,不曾浪费一点时间,好像知道他身处何处一般。

越想,此事越是诡异。

陈卿阎眼带审视,厚重的威压压的人喘不上气来。

安子篱脸色微白,她知道这件事有漏洞,但当时危急关头为了救他小命也顾不得了,如今才知这么做有多危险,一旦被人知晓自己重生的秘密,被有心人利用,安信侯府必会迎来灭顶之灾。

脊背霎时冒出一层冷汗。

她哑声辩解:“我掐指一算的不行吗?”命捡回来就不错了,管那么多干嘛?

男人就是麻烦!

陈卿阎一听就知道她没说真话,嗤笑:“是吗?那你不妨再帮本官算算,雍州之祸所起为何?”

“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我若是什么都说了,那是要遭天谴的,我好歹救大人一命,大人非但不感激,这是还打算恩将仇报?”反正安子篱也解释不清,干脆胡搅蛮缠。

“本官自然不会,只是随口一问罢了。”将她的小心思尽收眼底,知道再怎么逼问小狐狸也是不可能说实话的,他又不可能真的将人抓起来审问,遂放弃了这个话题,转头看向窗外,不再搭理她。

沉默一会儿,安子篱打量他的脸色,见他确实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胆子又逐渐大了起来,凑过去问:“方才大人说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作数吗?”

陈卿阎扫她一眼:“本官从不打诳语。”

“那...什么条件都可以吗?”安子篱跃跃欲试搓手。

陈卿阎看她这副样子,眉心一跳,心里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禁有些后悔答应这小狐狸,沉声提醒:“合理范围内,不要过分。”

安子篱连连点头,期待的紧盯着他。

“那大人,你可以娶我为妻吗?”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