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叮!触发第二次和离危机,请宿主严阵以待。”

莫名的声音提醒道。

傅卿这两天琢磨出了这个声音的规律,他只有在发布任务以及触发到某种条件时才会出现,至于其他人,似乎听不到这个声音。她瞧着自己听到这个声音时,林氏等人都如常反应,没有跟见了鬼一样。

林氏震惊的看着林思思,完全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心思,毕竟两个孩子从小一块儿长大,和兄妹一样相处,林氏也从没想过要亲上加亲,毕竟谢知礼是个不着调的,林思思也是被家里宠惯的。

谢知礼也被镇住了,他听到林思思的话,手一抖,手上的茶碗跌落,眼看就要摔个粉粹,突然伸出一只黑手,稳稳的拖住了茶杯。

“相公还是拿稳些好,听说这是爹最喜欢的一套杯子。”

傅卿把茶杯放在谢知礼的掌心,冲他笑了笑。

谢知礼神情恍惚,不知道是因为林思思的话还是因为傅卿的身手,没一会儿,他惨叫一声,茶杯的底实在是太烫了,根本拿不住,他差点把杯子摔了,又想起傅卿话,连忙把茶杯放在边几上。

傅卿清了清嗓子,“没想到表妹对知礼的心一片赤诚。”

来了来了!

傅卿这么说,肯定是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比不上林思思。

林家在镇上开了一家酒楼,虽然比不上谢家的家产,却也是衣食无忧,家里又生了好几个儿子,只有林思思一个女儿,自幼就是宠惯了的,她想要什么都能得到,哪怕是摘月亮,亲爹都能想办法去摘一摘。

在这种环境里,林思思性子有些刁蛮也是能理解的。也因为被宠着,林思思自幼长得就跟白瓷娃娃一般,纵然五官长得平平不起眼,但肌肤莹白如玉,硬是增色不少,她平日里也花了不少功夫来保养自己的皮肤。

对比起傅卿的黝黑粗糙,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只要傅卿心生自卑,自请下堂和离,他就不去计较她上了他的举动,往后她下她的地,他喝他的酒,两人互不干扰。

谢知礼按耐住心里的激动,生怕被林氏看出自己隐藏的喜色。

哪知道傅卿话锋一转,“既然表妹如此欢喜,我就做主了,让表妹进门做个妾室,权当做是我为表妹和相公从小的情谊的一片心。”

林氏:“……”儿媳妇误会了什么!

林思思:“……”谁要做妾!

谢知礼:“???”怎么不是说和离的事情!

傅卿见三人发愣,脸上笑意不变,“表妹的一片心意我也不能无视,相公和表妹又是青梅竹马,娘,做妻子的不能不大度,您看我这么处理如何?”

林氏被说的一愣一愣的,没能反应过来。

傅卿接着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商量个日子,把表妹从侧门抬进来吧。”她故意停顿一下,疑惑到,“娘,按理说纳妾这事儿不需要多隆重,但到底是娘那边的亲眷,还是要尊重些,不如去找表妹的父母商量商量?”

林氏:“!”

怎么一眨眼都到要抬进门了!

林氏连忙说道,“不可不可!”

林思思可是林家宝贝女儿,受宠程度独一份,哪怕是配个秀才也是配的起的,要真是纳进谢家,可不是结亲而是结仇了!

再者,谢家虽是商贾,可家风清明,祖上几代都没有纳妾的习俗,谢富甲也只在原配过世后才娶她进门,在这之前,他们两人互不相识,清清白白的。

林氏担不起坏了家风的名声,她连声阻止,又看向傅卿,“娘知道你是好孩子,但我们家可没有停妻纳妾的风气,今天的事情,我必然给你一个交代,好孩子,别委屈了自己。”

她说着,又看向林思思,厉声说道,“往常我拿你当自家孩子看待,以为你和知礼亲如兄妹,哪怕和亲兄妹比也是不差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心思,“深吸一口气,林氏声音变得严肃,“思思,你回去好好想想,这心悦的话可不能随便说出口了,家里千宠万宠可不是让你做妾的!”

“刘嬷嬷,送表小姐回去。”

林氏高声说道。

林思思万万没想到平日待她亲厚的姨母会这么严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愤愤地瞪了傅卿一眼,转身跑出去。

见差不多了,傅卿又说,“娘也别气坏了身体,想来您和相公也有话要说,我就先出去了。”

她转身离开。

凭她的过人耳力,还能听到林氏低声哭泣。

“都说继母难为,我也没有其他儿子,从小就偏疼你一人,拿你当亲儿子看待,怎的你就这般胡作非为呢?”

“娘……”

“旁的不说,傅卿是我和你父亲做主娶回来的没错,可你嘴上说着休妻,背地里却同人圆房,这般作为岂是君子所为?娘平日里所求不多,哪怕别人说你纨绔、逛青楼,我也始终觉得你是个好孩子。”

……

傅卿听了半耳朵,林氏一口一个失望,把谢知礼说的哑口无言,她就放心离开了。

以林氏的威力,不需要她再助攻。

不过逛青楼这几个冲入她耳朵,还是有点冲击力的,她平生最讨厌人逛窑子,那里面的姑娘有的是自甘堕落,有的是被迫无奈,甚至还有从小被拐骗卖进去的,谢知礼这只软脚虾居然还会去光顾这些地方。

是该好好整顿整顿!

傅卿抬抬手,招呼青柳,“去,打听一下大少爷从哪里回来的。”

青柳抬头看她。

傅卿平静回视。

“是,少夫人。”青柳低头应道,她有些惊讶,她是青字辈的奴婢,与老爷夫人还有少爷身边的小厮丫鬟一个等级,她被派来伺候傅卿,自然是林氏怕傅卿立不住,所以才专门点了青柳照顾。

青柳本以为傅卿真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顺从,如今看来,她也放心的多。

傅卿打发了青柳去问,她自个儿回到院子里转悠了一圈,认认路,这一走就走进了谢知礼的书房。

没想到谢知礼还有书房?

百年老木打的书柜,散发着厚重的木香。

书柜上陈列着满满架子的书,从四书五经到各种杂文游记,甚至是话本小说一应俱全,简直就是把书店里所有的书都搬过来了。殊不知她这个想法十分接近真相。

谢知礼不愿读书,可谢富甲有一颗学习向上的心,更有一个年少三元及第的梦想,穿上状元府,胸带大红花,骑上高头大马,游走在繁华的长安街道,微风拂过,吹起他的衣袖,街边两旁的行人朝他扔来香囊瓜果……可梦想是美好的,谢富甲就不是读书的料!他能快速的理清复杂的账本,也能在极短时间内点清银两,可一看到四书五经就觉得头疼,别说理解词义,连读几遍都受不住。

无奈,谢富甲把这个美好的梦寄放在谢知礼身上。

谢知礼自幼开始识字,可他偏偏歪了,怎么都不远读书,唯独话本子还愿意看几眼,谢富甲索性就把书店的书照搬进书房,左右是希望谢知礼有天能够顿悟,然后考个三元及第。

傅卿不知道谢富甲对谢知礼的极高期望,她粗略的翻看了架子上的书,发现所有的书分类很明确,像四书五经等归为正道读书人的书很新,没有一点翻看的迹象,而杂记话本子之类的却是时常有人翻看的样子。

其中有本江湖武侠的话本子倒是翻得都烂了。

傅卿刚翻开话本子,青柳就回来了,她面带迟疑,但还是回禀她,“少夫人,少爷是从青楼回来的,特意从表小姐那儿转了一圈,两人才一道回来,刚才少爷又去了青楼。”

“哦?“傅卿合上书页,“知道了。”

她没有再多问什么,反而带着书和青柳回自个儿院子里去了。

至于收拾……

连青柳都能打听到的消息,经历了林思思表明心迹这么大的事情,林氏又怎么会瞒着谢老爷?

退一步说,谢老爷肯定会把这些查个水落石出,这么一来……婚后第二天就逛青楼诓骗表妹的谢知礼……

注定惨了。

傅卿所料分毫不差。

谢老爷从自家铺子回来就被林氏紧急喊去了院子,在听说了这些荒唐事以后勃然大怒,但他更有脑子。

林思思小女儿心思,如果想表明早就表明了,怎么会挨到儿子成亲第二天才上门来说,其中必有猫腻,他找人一查,立马就查到了谢知礼做的那些好事情!

谢老爷是谁,他是谢知礼的亲爹。

谢知礼是撅**还是抬抬手,他就知道对方想做什么。

明知道休妻不成,竟然像这种阴招,骗了人小姑娘还侮辱了妻子!

谢老爷亲自上阵,带着一帮人等闯入青楼,老鸨秦姨连通风报信的机会都没有,心知这次谢老爷动了真格,在心里为谢少爷祈祷,希望他躲过这一劫,以后还能来光顾光顾。

谢知礼被五花大绑押入祠堂,受了一路的目光洗礼,哪怕再怎么纨绔,他都有种脸面无光的感觉。

只可惜,谢老爷这次铁了心要给他吃苦头,命人把他关进祠堂后就没有再露面,甚至没人给他松绑。

时光流逝,从正午到晚上,谢知礼被绑的浑身酸痛麻木,肚子也饿的咕咕叫,刚开始他还会喊,后来没人理他,他也没有再浪费力气,甚至费劲儿翻了个身,在老祖宗的牌坊下面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烤鸡的香味引诱着醒来。

只见那烤鸡,油光光,香喷喷,一看就很好吃。

他不由自主的靠过去,张口咬下,却是咬了个空。

谢知礼抬头,才发现傅卿面带嘲讽地盯着他,眼里闪烁着如魔女般的光芒,他下意识躲闪,但又想到了什么,底气十足,面上的惧意也少了。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