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沐青什么的她不懂,她要做的就是解语花,抚慰皇上。

顾凛猩红的眼终于转到冯岚脸上。

当初他就是被她的眼打动,还尤为喜欢为她描眉,描出英气的剑眉,和那双眼更配了。

将她升至仅次于皇后的贵妃,纵容她横行后宫,就连她陷害皇后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比如那次在冯岚枕头里发现的可能引人小产的香囊,就是她自己放的。

顾凛从不把后宫女人争斗的小伎俩放在眼里,不闹得太过分都当看戏,尤其是给皇后添堵,多了些趣味。

呵,他真是瞎了眼,为了鱼目丢了珍珠。

冯岚还不知道,自己的旧账要被翻起来了,被顾凛看得有些瑟缩,勉强笑道:“皇上……啊……”

顾凛狠狠将她甩开,大步朝山下走去,走着走着就狂奔起来。

大家顿时乱成一团,闹哄哄的喊着“跟上,快跟上!”,追着皇上而去。

“没了,没了……”

邬冀哽咽着看向崖底,潭水完全恢复了原有的浑浊,时不时的有鳄鱼的身影翻滚着露出来。

将军生还的希望太小了,死无全尸啊!

“好痛……”冯岚被顾凛甩到地上,捂着肚子呻.吟。

邬冀下意识的看过去,看到她裙子上有血晕开。

冯岚摸到一手血,骇然得差点晕过去,白着脸命令邬冀:“你快送我去找太医!”

“男女授受不亲!”

何况还是皇帝的女人,邬冀哪敢碰?

“这可是龙胎!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得起吗?”

“大不了我去找宫女过来。”

怎么也是个弱质女流,见死不救也不太好。

邬冀也朝着山下跑去,就这么将冯岚丢在了悬崖边。

等宫女找过来的时候,冯岚已经失血过多晕死,孩子也没保住。

顾凛来到崖底,疯狂嘶喊着“宣婼”,无论如何也没有一丝回应。

“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朕下去找!”

侍卫们纷纷跳进去,拿着刀一顿劈砍,展开一场人鳄大战。

不多时潭水里翻腾着一片红色,不少鳄鱼尸体浮上水面。

邬冀赶到崖下的时候,侍卫们已经将这一片的鳄鱼清理干净,拖到了岸上。

但是他们潜入潭水里找寻,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没有?不可能没有的!再找!”顾凛眼神狰狞,死死盯着潭水,呢喃着,“以沐青的能力,她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可是邬冀的一句话将他的希望打击得粉碎。

“皇上,沐青救你那次,你可还记得?她功夫是很好,但那些可都是死士,若不是她短时间提升内力,根本护不住你。那种功法相当于透支以后的内力,不到必死的非常时刻,没人会用的。”

“你以为她的身体变得虚弱是因为伤害美好,其实她付出的代价是再也上不了战场。她千叮万嘱,让卑职不要告诉你。”

“卑职曾问她,值得吗?她说重来一次,还是会做相同的选择。就是那次之后,她离开边塞,回了京城,做回了宣家的女儿。”

“卑职也是才知道,皇上就是当年的‘林顾’,卑职没想到,沐青嫁的人是你这个结拜大哥,而宣家就在那天……”

当时邬冀还在边塞驻守,没能回京送嫁。

宣家出事后,只恨自己位卑人微,帮不上忙。

后来知道宣婼姐弟安然无恙,宣婼还是当了皇后,他还松了口气,皇上也不是完全无情。

可偏偏……

邬冀觉得自己多少懂了一点宣婼的心情,她肯定宁愿皇上是素不相识之人,也不想他是曾出生入死的大哥“林顾”。

顾凛有些站不稳的扶着崖壁,只觉得天旋地转。

内力没了,还没有兵器在身,几乎形同废人,掉下鳄鱼潭,她还能如何逃生?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