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一场单方面的征伐过后,室内满是暧昧的味道和痕迹,地上满是凌乱的衣服,林雪珂躺在浅色的床单上,衬得她娇艳如花,身上那奶白的肌肤因为剧烈运动过后,已经变成绯色。

林雪珂轻声喘着气,眼角早已有些发红,甚至沁出了泪珠。

蒙繁森毫无留恋的从林雪珂身上抽身,林雪珂下意识的抓着被子,垂下眼眸,死死的咬着下唇,不敢让蒙繁森看到自己眼中的难堪。

蒙繁森慢条斯理的穿起衣服,一边皱眉警告道:“自己收拾好,不要让心仪看出来,心仪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太太,我不喜欢因为这件事,让她伤心。”

林雪珂脸色一白,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蒙繁森处处都为许心仪考虑了,那她呢?她又算什么?

“繁森……既然你都要和心仪结婚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林雪珂有些失神,明知道蒙繁森恨她,明知道他即将和别的女人结婚,可她还是忍不住带了一丝幻想。

他们曾今也相爱过,那些甜蜜的画面,她至今没有忘记过。

蒙繁森的余光看到林雪珂难过的眼神,不由讥笑道:“我以为一年时间,应该足够让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个送上门给我上的**,不要试图拿自己和心仪比,你不配!”

你不配!这三个字如同巨石,狠狠的砸在了林雪珂的心里。

林雪珂抓着被子的手不由收紧,眼眶有些发烫,她侧过头,将眼泪滑进了枕头里。

蒙繁森好像还觉得不够,伸手将林雪珂扳过来,正对着他,语气恶劣的嘲讽道:“你有什么资格觉得委屈,蒙家出事的时候你做了什么?卷了钱带着你妈远走高飞,你那个时候在乎过谁?我妈现在躺在医院跟植物人一样,不也是拜你所赐吗?”

不,不是这样的,林雪珂含泪摇头。

“你不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爱慕虚荣的**,所以不要总是妄想一些你不配得到的东西。”蒙繁森厌恶的松开手。

明明事情不是这样的,可任凭林雪珂解释多少次,蒙繁森都不信她,反而每次都用恶毒的语言对待她,一次次,让她的心变得千疮百孔。

“是,我就是这样的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林雪珂自嘲一笑,那张脸上满是泪痕,看上去有几分凄美。

蒙繁森见她承认,顿时怒不可遏,伸手掐着林雪珂的脖子,逼迫她和自己对视,“这一切都是你该得的,如果不是你,我妈现在根本不会躺在医院里,跟一个活死人一样。”

林雪珂被蒙繁森掐的喘不过气,面色渐渐涨红,脸上也有了痛苦之色,她抓着蒙繁森的手腕,辩解道:“蒙伯母的事情,根本就和我毫无关系。”

“花言巧语,你以为我会信你?”蒙繁森冷笑着说。

林雪珂眼角沁出泪珠,心里满是委屈和绝望,蒙繁森总是不信她,她根本没有动机去害蒙伯母,她那么喜欢蒙繁森,害了蒙伯母对她有什么好处吗?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