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宋庭安并未停下手中的活儿,答道:“并未,咱家给不起束修。”

-------------------------

宋初秋又问:“可想上学堂?”

宋庭安当然想上学堂,前两年村里新迁来一户人家,家境算好,家里的两个男娃都在县里上私塾,好几回在路上见着,顿时就被读书人那种文雅气质吸引,心生羡慕。

安儿的心思宋初秋也瞧出来了,可懂事的孩子却说并不,只想快些长大好帮助爹娘干活。

不管哪个朝代,种地顶多也就自给自足,遇上天灾挨饿是常事,哪怕现代的高科技种植,多少农民年年亏损。

在古代,士农工商,农民地位算高,可光想着种地并不可取,可得想想别的出路才行。

待伤好了,得开始了解这朝代了。

宋庭安察觉三姐的异常,严格来讲对三姐了解不多,也就每年省亲那几天的相处,可能在唐府养成的习惯,或是心里怨恨家人把她卖给唐府,三姐跟家人向来疏远客气,话不多,温和乖巧,做事麻利,但有好东西总是想着弟弟妹妹妹。敏感的宋庭安虽然觉得三姐有些不一样,可又说不上哪儿不对。

难道,三姐想上学堂?

他停下活儿,小心翼翼问道:“三姐想上学堂吗?可小叔说女娃不得进学堂。”

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种封建思想毒害了多少朝代的女性。宋初秋当然不苟同,但目前也没有任何能力改变什么。

宋初秋笑了笑,“三姐哪会想上学堂。只是三姐病糊涂了,忘了现下是何年,安儿可知?”

宋庭安摇了摇头:“安儿愚笨,并不知是何年。不过小叔知,待小叔归家,我问了便告知三姐。”

“也可。”

姐弟俩正聊着,前院突然传来哭声,宋初秋凝神一听,是张氏和三个小的在哭。

“是爷爷!”宋庭安扔下锄头就往前院跑。宋初秋心下一沉,难道是久病的爷爷……

“这可如何是好?一会功夫没顾上就摔下来了,老头子你可得撑住啊!”

宋初秋踏进主屋,见张氏搂着从床上摔下来的爷爷,后者已晕迷过去,额头肿起一块,鼻孔流着血。

“嬷嬷,快把爷爷放下。”宋初秋探了探爷爷脉搏,已经很微弱了,她心下只想快些救人,拉起几人就往门外推:“安儿你快去喊爹爹,嬷嬷先带他们几个出去。”说完把门关上,很快采取紧急措施,时间紧迫,没法考虑失礼问题。她使出浑身力气按着爷爷胸口,每按三十下便口对口吹两下。由于人小又生着病,她力气不够大,几乎整个人都压了上去,如此重复十来次,爷爷脉搏慢慢复苏,朣孔也恢复正常。只是呼吸顿挫,想咳咳不出来,初秋伸出两根手指把他喉咙的痰抠了出来。

老人这才呼哧呼哧喘着气。

“爷爷,没事了,没事了。”宋初秋满头大汗,手上一下一下地顺着老人胸口。停下来才察觉后背传来火辣辣的痛,是用力后牵扯到伤口。

“秋儿啊,快快开门,爷爷正晕着。”张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推出门口,正一头雾水呢,在门口急急跺脚,“这小妮子,自个还病着就乱跑,老大怎么还没回来!冬丫头,快去催催。”

宋初冬指着门口道:“奶,爹爹回来了!”

宋家三兄弟匆匆赶了回来,气喘吁吁问道:“娘,爹怎么了?”

“你爹从床上摔下来了,可门被秋儿闩起来了。”张氏说着又拍了拍门板。

“爷爷,这事儿就我俩知道,行吗?”

老人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最后骨瘦如柴的手握了握她的小手算是答应了她。

宋初秋笑了笑,这才把门打开,门口的家人齐刷刷地看着她。

她也顾不上各异的眼光,忙道:“爹爹,二叔、三叔,快把爷爷抱上床吧。”

兄弟三人忙跑进屋里把父亲安置到床上。张氏也跟了进去,见老伴已醒来,心带疑惑,回头寻视孙女。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