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福伯,请人进来吧。”舒蔺放下了手中有关调香的书籍,自己扶动着轮椅,转过了身。

今日,舒蔺身着一袭黛青色云纹绸缎长袍,坐在沉色花木雕太师椅上,白皙的脸颊上,眼眸狭长,剑眉飞扬,仿佛要将这秋日的阳光揉碎在他俊美绝伦的面颊上一般,薄唇微微扬起,看着确实有一股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

舒蔺深黑的眼眸凝视着沈明月,寡薄的唇瓣弧度慢慢放大,道:“你俩认识。”

“回少爷,这位姑娘就是我那日与您说的,在山上捡灵猫香的姑娘。”福伯道。

“哦……”语调微扬,舒蔺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沈明月,嘴角微勾,淡淡道:“原来是你。”

“见笑了。”沈明月大方承认,直接表明自己的来意:“我今天过来是帮你调香的。”

福伯闻言,微微一愣,诧异的看着沈明月,疑惑的问道:“调香,姑娘也会调香吗?”

“嗯。”

“你说你是过来帮少爷调香的?”

“嗯。”沈明月眼角一抽,又点了点头。

少爷居然让一个村上的姑娘帮他调香,福伯一想到这里,看沈明月的眼神更为怪异了,究竟是怎样的本领,才能让少爷看上!

福伯深知自家少爷不爱与人交谈,所以才没将此事告于自己。

“福伯,下去准备凌香木。”舒蔺见福伯一直盯着沈明月看,微微蹙眉,有客前来,福伯很少像这般失了礼数。

福伯本就诧异了,一听到少爷说凌香木,心中更是震惊不已,眼前这位姑娘要调的香,居然是凌香木,那款香,少爷可是琢磨良久了,如今……

一想到这里,福伯不敢再怠慢,立马去将凌香木取了过来。

“姑娘,坐。”舒蔺淡淡道。

“都说了别叫我姑娘了,叫我沈明月就好,上一次我不是向你介绍过我吗,不会这么快就把我的名字给忘了吧?”沈明月俏皮一笑,故意逗逗他。

从旁边拖来一张椅子,沈明月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与舒蔺平视,眼神却总忍不住想看看舒蔺的腿。

这样一个俊美绝伦的男子,余生却只能坐在轮椅上,可惜了啊,沈明月忍不在心里感叹道,然而沈明月却忽视了一个问题,她从未问过舒蔺的腿伤从何而来,而是直接主观判断舒蔺是先天残疾。

这其中的原因,或许跟舒蔺那貌若天人般的相貌和来自女人的羡慕嫉妒脱不了干系了。

虽然只见过舒蔺两次面,但是沈明月却感觉,他对任何事都处于超然物外的态度,对任何人也是冷冷淡淡的,让人看不透他的心思,就算嘴角带笑,也是出于礼貌。

“沈……明月。”舒蔺薄唇微启,说出来的话却有些僵硬。

“少爷,凌香木拿来了。”

“姑娘还需要什么东西,吩咐福伯便是。”舒蔺看了看桌上的凌香木,然后又将目光转到沈明月的身上。

“不需要什么了,我要的东西我都带来了。”沈明月直接站起了身,从身上取下了一个淡黄色小布包,这是她昨晚上自己缝制的,用来随身装小物品。

“沈姑娘,你这只鸭子绣得不错呀,只是这只鸭子为什么五颜六色的,要不是这模样像一只鸭子,我差点还以为它是一个鸳鸯呢。”福伯细细看了一眼沈明月布包上缝字的动物,心里有些纳闷儿。

沈明月拿瓷瓶的手一僵,脑门后划过一条黑线,她努了努嘴角,“义愤填膺”的看着福伯,争辩道:“这是鸳鸯,鸳鸯!”

福伯嘴角微抽,满脸的不可置信,目瞪口呆地看着沈明月荷包上所谓的鸳鸯,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说道,说道:“是……是吗?”

就连一旁的舒蔺也忍不住看了一眼,直到看见那只鸳鸯时,好看的剑眉微微挑起,以上平稳的气息也有了些许的变化。

“这当然是鸳鸯啊,谁会没事绣只鸭子带在身上啊。”沈明月理所当然的说道,耳根子却不由自主的红了。

沈明月承认自己的绣工确实不好,不过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像鸳鸯的,好吗!至少福伯认为这是一只鸭子,而不是一只别的什么动物,鸭子和鸳鸯倒是水上动物,神态也相似,这说明她已经绣到了鸳鸯的精华了。

“咳咳,别笑了。”沈明月面色微窘,看见舒蔺眼里划过一丝显而易见的笑意,顿时觉得丢脸就到家了。

笑?他笑了吗……舒蔺嘴角的笑容突然凝住,这才发现自己竟不经意间的笑了,瞬间,他的面色便恢复如常。

沈明月微微一愣,额,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把舒蔺这个冰山脸逗笑了。

而一旁的福伯也瞧见了自家少爷脸上久违的笑意,他心里的震惊也远要高于欣慰,自从少爷得知夫人和老主子去世的消息,加上自己告知了少爷,夫人年轻时的一段过往以及少爷的亲生父亲是谁,少爷便很久没有笑过了。

福伯知道,让一个原本在“温馨”家庭里的男子突然知道这些事情,少爷一定会承受不住,不过,少爷面上虽表现得冷静,却只有福伯知道,少爷心里是有多么的难过。

而少爷的面上表现的越平静,他的心里便越发的悲凉,现在,眼前这女子居然能轻易将少爷给逗笑,福伯看沈明月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敏感如沈明月,她一下子便感受到了来自福伯复杂的眼神,沈明月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她清了清嗓子,说道:“算了算了,不与你们打趣了,我先调香吧。”

说罢,沈明月动作利索的将需要用到的东西从淡黄色荷包里拿出来,福伯见沈明月准备调香了,他很想目睹沈明月调香的过程,不过,行内规矩他得遵守。

“沈姑娘,你慢慢调香,那我和少爷就不打扰了。”福伯对沈明月说道,目光却一直盯在桌子上的物件上。

沈明月回头,见福伯明明很想观望,却要离开,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有事吗?”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