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先生,来吧!”

张扬刚说完,高冷就直接盘坐了下去。

张扬要靠几枚针灸将许多名医都不能解决的问题给解决了?

说实话,高冷很难相信。

不过张扬几针下去,给他身体带来的改变是实实在在的,这也是高冷无法否认的。不管张扬能不能将他的问题彻底解决了,高冷都知道张扬的手法对他来说只有莫大的好处。

反正自己的身体已经跟废了差不多,表面上看起来他还拥有不俗的能力,依然凭着那残余的实力成为林家的精锐保镖,可跟当年的自己比起来就是一个笑话。

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高冷认真看了张扬一眼,嘴角勾起几分苦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嗤嗤嗤!

顿时几道犀利的破空之声在高冷耳边颤响,几乎同时脑仁儿一阵麻木,高冷心神剧颤。张扬又发出两枚银针,点在了高冷的太阳穴,这让高冷有一种浑身**感觉。

“别动。”

“嗯!”

高冷皱了皱眉头答应下来!

撕拉!

几乎同时,高冷就感觉浑身一凉,终于忍不住睁开眼,发现自己身上穿的衣服都被张扬给撕开。

这……

“咋了,都是男人,你还怕我对你怎么样啊?”

“不……当然不是!”

高冷额头一抹黑线滚落,脸上写着尴尬。

“那就好好闭上眼睛,集中精神调用你的内家功力不要中断。弹片我可以帮你取出来,至于实力能够恢复多少,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抓住机会了!身体是你自己的,分散了注意力导致心脉重连的时候恢复不好,神仙也帮不了你!”

“好!”

这一次高冷狠狠咬牙,彻底关闭了双目,心脉中那滚滚涌动的热流一下子随着内息缓缓释放开来。

而这时候张扬提起一枚银针,目光微眯凝定在高冷的心口,锋锐的针尖陡然化作寒芒划在高冷心口。

“啊……”

高冷忍不住哼了一声,不过却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他感觉到那炽烈的心脏仿佛被剖开似的,不过那种全身的麻痹让他感觉不到什么痛苦。哼这一声只是某种本能的惊骇。

他跟张扬才认识没多久,现在却毫无反抗地坐在这里让张扬剖开了自己的心室,这换成任何人一点儿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可这种情绪瞬间之后,就完全变化了。

高冷突然发觉丝丝冰凉的气息在心脏中窜动,那炽烈的心血涌动被内息带动着,也仿佛被中和了似的。明明知道张扬的针尖就那么扎在痛觉迟钝的心室之中,可高冷却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居然一点儿不难受,还挺舒服的。

这种感觉实在太诡异,高冷的眼皮一下下挣扎着,几乎控制不住想要睁开看一眼。但因为张扬刚才说的话,他只能死死按捺着。

心脉的恢复,不是那么容易的,高冷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内息绝对不能断。这也是无论多么顶尖的名医都不能治好他伤病的原因。取出几枚弹片对于顶尖的外科医生来说不成问题,可还要让他高冷能够像现在这样不需要麻醉维持着清晰内息,并且还能几乎毫无痛苦扰乱心神的,却一个没有。

张扬出手之前,高冷也曾经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现在,高冷发现自己或许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太浅薄了。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高冷在巨大的压力和惊奇之下感觉就像过了一辈子似的。

直到张扬一句极为平淡的:“好了,起来试试吧!”

高冷才赫然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看向了心口。

这……

看了一眼高冷就震惊了。

心口出现一道蜈蚣般的瘢痕,明显是缝合的痕迹,只是这缝合处居然没有一根丝线。那“蜈蚣”也只是一条细密的蜈蚣状。

顿时之间,高冷立刻放缓动作。

张扬笑了:“没事,你尽管可以正常动作,我给你用的针法叫做‘以气御针’,比医院的缝合线还要结实。”

这!

听到这话高冷震惊了:“以气御针!”

“没错!”

张扬点点头:“看来你知道这套针法。”

嘶。高冷猛地倒吸一口凉气,见了鬼似的看着张扬:“先……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你别管我是什么人,该你知道的以后自然会知道。现在先试试你的伤是不是好了!”

说话之间,张扬将一张面纸放在了高冷面前,上面是几块扭曲的铜片:“这是碎甲弹的碎片啊,一旦爆开了有成千上万的弹片,你能从这玩意儿下面活过来也算是命大了。”

咕咚。

高冷狠狠吞咽了一口了,心猛然沉了下去。

张扬一眼就能认出这弹片的由来,他隐约明白了张扬是什么人了。

此时高冷反而重重点头,再不去追问张扬什么,只是将那几枚几乎断送他一生的弹片认真收了起来,然后缓缓起身。

果然,那心口的缝合居然非常紧密,就跟已经长好了似的。

“尽管试试你的内息劲力好了,放心,伤口崩不了。”

张扬勾了勾嘴角,脸上挂起了那几分惯常的戏谑笑意。

高冷立即答应了一声,然后快步走向了保安室的一个健身角落。那里有好几个哑铃,他脚尖一勾便将一个装了两片十十五公斤哑铃片的哑铃挑了起来,沉甸甸落在手上。

“呵呵,这太轻了。我说了帮你恢复你真正的实力,那就不要再以重伤的状态下试验。把那个杠铃抓起来!”

“什么!”

高冷眉峰一颤,背脊滑落一滴冷汗。

那是一个左右各装了五十公斤的杠铃,加上杠杆本身的负重起码有两百五十斤!这是高冷平时为了保持微弱的内息和肌肉力量不被心脉的伤势不断侵蚀用来锻炼的。

两百五十斤对于专业的健美选手来说也算是非常有难度的了,差不多是高冷以前的臂力极限。

“好!”

高冷咬了咬牙,答应一声,然后轻轻弯腰,握住杠铃。

平时这是他用来卧推的重量。

卧推是健体中负重仅次于深蹲的动作,不过高冷明白张扬的意思,他用的是抓举的动作。

“等一下!”

“怎……怎么了?”

“我说的是单手!”

单手?

噗……

高冷一口老血,差点儿没吓晕过去。

他自从受伤之后,心脉都废了,一天不敢懈怠保持锻炼体能,双手卧推也只有两百五十斤啊!现在他刚刚被张扬把心脏给剖了刚缝合好,就要单手抓举这重量?

要不是对张扬十分信任了,高冷甚至要怀疑张扬是不是想把他玩死。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