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第16章

宋晚渔自然没有头铁地乖乖听贺辞御的话,拉着林远之逃之夭夭。

林远之开着他那辆二手大众速腾,分析着宋晚渔今后的处境——

“我看那贺辞御气得不轻,他和顾映南又是哥们,以后你在娱乐圈怕是不好混。”

顾映南也是家大业大,他开的盛星娱乐可以说是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出了不少的一线大腕,还有好几个顶流明星。

宋晚渔心里也有些郁闷,“如果他要那样打压我,还真不算个男人。”

“嗯!你是女中豪杰,那样伤人自尊和面子的话也敢说!”林远之啧啧感叹,顺手还不忘给她点了个赞。

宋晚渔:“......”

林远之想了想,又道:“我看他应该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样啊。”

贺辞御除了不能走,倒还算是挺有男人味儿的。尤其是那张脸,简直绝了。

宋晚渔:“......”

“不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林远之自己将自己给劝服了,完了还不忘来上一句悲叹,“你也真是够倒霉的。”

宋晚渔:“......闭嘴吧你!”

林远之也意识到这是个悲催的事情,遂转移了话题,“今天的事情没成,你也别灰心,天无绝人之路不是?这么两三年,你也过来了,咱们不急于这一时。”

“嗯。”宋晚渔没有多说,心里思索着接下来的路要该怎么走。

过了一会儿,她说道:“你能给我弄个沙袋吗?我想锻炼一下。或者,报个格斗班也可以。”

上一世的她,自小身体不好,遇见师傅后,他让她学了一套他自创的武术,她的身手还不错。

东方若云和宋佳颖是好朋友,一个骄傲跋扈又善妒,一个一肚子坏水儿。

她们,都是她憎恨且厌恶的人。

她和宋佳颖又同在娱乐圈里,指不定以后怎么给她穿小鞋。

她最好是找个能练手的人熟练熟练一下功夫,以备不时之需。

“啥?”林远之惊讶地瞥她一眼,“你还用练?就你那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劲儿,一巴掌都能给教练拍晕了。”

没错,宋晚渔看上去跟正常女人没差别,但她的力气......真的很大!

宋晚渔道:“反正你就找吧。”力气大是不错,但技能也不能少。

林远之欲言又止,却什么也没说,最后,他将车停在了一处商场外面。

他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心情不好,就去买点东西。卡里有钱,想买什么就去买。”

宋晚渔愣住,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他摸了摸鼻子,“你们女人心情不好不就爱买买买?快去快去!别给我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宋晚渔有些感动。

林远之就带了她一个艺人,她还是扔在水里都不鼓个泡的那种。

他也没什么钱,平时很抠,现在却能这样慷慨。

“算我借你的。”

听罢,宋晚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却还是笑着说道:“放心吧,以后我大红大紫了,给你换好车、买别墅!”

“嘁!”林远之嗤笑一声,然后就眨着星星眼连连点头,“那我就等着了,快去吧,怎么着也得买几身衣服,你的全是旧的。”

宋晚渔看一眼商场的方向,最终还是开门下车。

她,还有别的打算。

都走出好几步了,林远之降下车窗冲她大喊:“妞儿,别灰心!哥会让你红的!你会突然拔高,惊艳所有人!”

——

宋晚渔在商场里闲逛,她没有要林远之的卡,也没有要买东西的打算。

三楼是卖服装的区域。

在商场靠左侧最边上的一家名为“霓裳私坊”的成衣店,吸引了她的目光。

拨开风铃门帘,店员就迎了上来,“欢迎光临,您有看上的衣服就给我说,我帮您取。”

宋晚渔笑着点点头,“好,我先看看。”

店里的衣服不多,但每一件都很有特色,或端庄大气,或素雅淡然,配色也用得特别好。

她摸着模特架上的一件带狐狸毛的纯白斗篷,眼神有些亮。

店员适时介绍道:“您眼光真好,这件斗篷用料非常好,滚边上的云纹是银丝线绣的。我们家的衣服每一款都只有一件,您要是喜欢的话,我取给您试试?”

宋晚渔唇角微勾,她果然没猜错,这家店的衣服是私人设计的。

“我......”能见见你们老板吗?

后面的话,被身后出现的声音打断——

“这件斗篷,我要了!”

宋晚渔拧着眉头,捏着斗篷的手陡然收紧。

店员一愣,有些尴尬地看看几人,“这......”

东方若云趾高气昂地走过来,一把推开店员,满是恨意地斜睨了宋晚渔一眼,“宋晚渔,真是很巧啊。”

宋佳颖也走了过来,“妹妹,你怎么也在这里?”

宋晚渔看着两人,心道她们怎么过来了,不是要选角试镜吗?

“宋晚渔,你这个恶心的女人!”东方若云直接就开口骂道,“今天搅了我的局,现在来逛街?心情很好?”

就是这个女人!那么不要脸地对辞哥哥说了那些话勾引他,她的发布会还没开始,他就说空气不好要先走。

她快气死了,发布会也是草草开始又结束,试镜的事也改了期。

在这里遇见这个女人,加上那天的事情,那她就新账旧账一起算!

她对着店员高高在上地吩咐道:“你们店里的衣服,我都买了!”

她双手环胸,冷哼道:“你想买?我偏就不让你买!”

她欺近了几分,眼里都是得意,“不止是衣服,包括我看上的人!宋晚渔,敢从我手里抢男人?你也不看看你算什么东西!”

宋佳颖眉头一挑,憎恶地看了宋晚渔一眼,这才走上前来,一副为她好的样子,“妹妹,今天就是因为你,所以若云的心情很不好。你......还是先走吧。”

今天因为贺辞御提前离开,东方若云心情不好,发布会开得潦草,也没有公布她成为最佳试镜者的事。

这些,都怪宋晚渔那个死女人!

宋晚渔终于忍不住笑了,她偏偏头,“你让我走?这个地方是你的?”

“那我叫你走呢?”东方若云傲慢地扬起下巴,“真是不巧,这家商场,是我家的。怎么,要我叫保安赶你?”

宋佳颖又说道:“宋晚渔你快走吧,你想被保安赶吗?多丢脸?若云不是你这种人能惹的。”

闻言,宋晚渔的眼神瞬间就沉了。

“呵!”她冷声道,“宋佳颖,我这种人?是哪种人?”

她的手触到手机,正想要拿出来让东方若云看看那天的“精美”照片,东方若云就接过了话头——

“当然是——贱女人!”说话间,扬手就要打人。

宋晚渔眯了眯眼,准确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重重一捏,紧接着又是一推。

几乎是在眨眼间,东方若云便惊叫着跌倒在地上,狼狈又有些可笑。

宋佳颖愣了愣,反应过来去拉人。

“我的手好疼......”东方若云被拉站起来,目眦欲裂地又往宋晚渔那边冲去,还想要再打。

“哟!东方若云,不是口口声声喜欢我哥?我哥知道你是这种德行吗?”

突然,一道满是戏谑之意的女声响起。

宋晚渔看过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子正好笑地看着东方若云,还笑眯眯地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刚刚的画面,我都录下来了,你说我要不要给我哥看看?”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