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10

安夏的怒气是彻底熄了,她点头,算是认同了。

安夏如今学校课业很重,她也不习惯在家里住,所以回来一趟后,便又回了学校。

等她一走,向青霜便去了安夷房间。

她今天很开心,躺在床上把玩着那枚特殊的平安符。

而向青霜进来后,便在门上敲了两下,安夷将平安符往手心一收,扭头看去,一看到来人,忙从床上爬起来,冲下床开心的唤了句:“妈妈!”

向青霜一脸慈善的笑,她问:“今天又淘气了?”

安夷主动抱住她,脑袋在她怀中蹭着撒娇说:“对不起,我又让您担心了。”

一旁的佣人,看到母女俩,都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安夷倒是比安夏更黏安夫人。

向青霜从来不会责备安夷,这次也一样,和安夷说了几句话后,关切的盯着安夷喝了药,便陪着她躺在床上,母女俩在那翻着故事书。

晚上安清辉回来,他大约是听见了白天关于安夷事迹,他随口问了句:“听说今天她又跑出去了?”

安清辉提到这件事,向青霜温婉的眉眼带点无奈,她说:“是的,我和安夏马不停蹄的找,好在人没事。”

安清辉没再说话,可微皱的眉头,显示他的不悦。

向青霜见丈夫不高兴,隔了一会儿,她问:“不如,我们送安夷去医院调养?”

她试探性的问着。

安清辉挑眉看向妻子,许久,未有说话。

向青霜适时又说了句:“如今安夷的身子越来越弱了,我也有些管不住她,倒不如送她去医院调养,对她更有好处。”

这些年,向青霜从进安家门起,便对安夷比对亲生女儿安夏还要好,事事为她考虑,基本无错处可挑。

她的提议,大多安清辉不会拒绝,所以这件事,安清辉想了想,便对向青霜说:“那就如此安排。”

第二天早上,安清辉对安夷吩咐了她去医院调养身体的事情。

在餐厅伺候的佣人一听,全都受惊似地看向安清辉,在给安夷夹菜的向青霜也看向丈夫。

安清辉对照顾安夷的佣人说:“江妈,今天就去收拾东西,等会便陪安夷过去。”

安夷哭着大喊了一句:“爸爸!”

安清辉突然一筷子拍在桌上,一声巨响,安夷咬着唇不敢再言语,眼泪汪汪看着他。

一般,安清辉决定的事情,谁都不敢说话,包括一向最疼爱安夷的向青霜。

安夷最终什么话都没说,低着头在那默默吃着饭。

下午安夷走的时候,向青霜一直在安慰着哭泣着的安夷。

安夷哭着问向青霜:“妈妈,爸爸就这么不喜欢我吗?就因为我逃跑出去偷玩两次,他就要惩罚我,把我关进那吃人的医院吗?”

向青霜给她擦着眼泪说:“怎么会呢,安夷,你爸爸最喜欢的人就是你跟安夏,他这么做,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医生也建议你去医院调养。”说到这,她脸上带着内疚:“也怪我,因为心疼你,所以一直都由着你胡来,如今我是再也不敢如此由着你了。”

安夷哭了一下午,嗓子都哑了,看上去格外可怜:“所以爸爸决定这件事情时,您也答应了对吗?”

安夷红着眼睛看着她。

向青霜一愣,立马说:“我怎么会答应呢,只是我劝不住你爸爸。”

向清霜一脸心疼:“傻孩子,你先过去住几天,等我再劝劝你爸爸咱们再做打算如何?”

这时,车库里的车开了过来,正好停在门口。

一向温顺的安夷,突然狠狠将向青霜推开,转身便朝车上跑。

向青霜都没反应过来,身子往后不稳的退了退,好在一旁的佣人立马扶住了她。

她焦急的大喊了句:“安夷!”

安夷没有回头,当车门被关上后,她脸上一片冷然。

安夷被送去了医院调养的第二早上,便在医院自杀了。

在自杀的前一个小时,她给安夏打了一通电话,安夏没有接听,猜到她绝对是为了不要去医院的事而来找的她。

安夏不知该怎么回应她,所以直接将手机丢在旁边,任由**响着。

**响到最后一声,自动断掉后,安夷的电话便再也没有打来过。

安夏也终于安下心,开始在宿舍内收拾着自己。

她的舍友在一旁问她:“安夏,听说你有个妹妹?”

安夏正对着镜子化妆,听到舍友如此问,她停下擦口红的动作,半晌,她才回了句:“嗯,是的。”

她并不想多谈安夷,可她的舍友又说:“怎么一直都没听你说起过,我们还以为你家是独生就你一个呢,我听人说上次她来了学校,好多人见着了,说跟你不太像。”

安夏擦口红的力道有点重,她唇上瞬间是血红的一道口子,映衬出她的脸无比惨白。

安夏语气越来越淡了,她说:“她像爸爸,我像妈妈,所以不太像,而且她身体一直都不好,所以你们也没见过。”

安夏怕对方再继续问下去,她用力将唇上的口红擦掉,便去了洗手间。

她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看着自己夸张的唇,她冷着脸想,看来让安夷去医院是对的,只有她去医院关起来,就不会有人知道她的存在了。

安夷自杀的事情,因为联系不上安夏,所以在医院照顾安夷的佣人,把电话打到了正在上课的沈韫手机上。

沈韫看到来电提醒还觉得有些奇怪,他摁了接听键后。

里头有个陌生的中年女人哭哭啼啼问:“请问您是沈韫吗?”

沈韫看了一眼讲堂上的老师,他皱眉,只能低着头声音极低的回了句:“我是。”

陌生的中年女人在电话内无比激动说:“我们找安夏,她现在在您身边吗?”

沈韫不解,将手机拿了下来,看了一眼号码,可以肯定应该是安家的人。

他又将电话放在耳边:“抱歉,我在上课,安夏不在我身边,请问您找她什么事?”

对方开始大声哭泣,她说:“我们想通知安夏,安夷自杀了,就在刚刚!”

“什么?”沈韫忽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