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我的名字呢,叫做李归尘。关于我你们不用知道太多,只要知道我是这个部门的最高负责人就行了。”

莱特虚着眼,看着眼前正做着自我介绍的李归尘。他还记得自己醒过来时这个男人对自己竖的那个中指。

此时,一行四人早已经离开了存放有T-036的那个房间。正在李归尘的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窗明几净,几乎看不到一点灰尘。丽莎刚刚泡好的咖啡正放在每个人身前的桌子上,往外散发着香醇的味道——闻起来,这咖啡可不便宜。阳光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窗暖洋洋地照在莱特身上,让刚刚才从虚拟世界那冰冷阴暗的监狱里逃出来的他感到格外的温暖。

恩雅的感觉则更为强烈一些,与莱特不同,她可是在那衔尾蛇监狱里与监管者进行了一番殊死搏斗,几近死亡。而且,在战斗时候因为头脑发热等缘故,她并没有太在意周围的环境有多么肮脏,这会儿回到了现实世界,作为一个女生,她一想起自己举起的那个大桶,就感到一阵阵恶心。

尽管现实世界里她依旧是那副干干净净清清冷冷的样子,但心里上的不适感却还盘踞在她的脑海里,令她总感觉自己的身上还残留有在监狱里面蹭到的东西。这感觉使得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宿舍洗个热水澡。

然而,李归尘在做完自我介绍后,便往他那宽大的办公椅后一坐,摆出了一副要开始长篇大论的架势。

“刚刚你们所经历的其实是我们对于你们新人刚入职的一项能力测试。”李归尘两手交叉,托着下巴,摆出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说道。

“丽莎。”他说着,对丽莎点了点头。丽莎会意,将“自定义式虚拟沙盒系统”“衔尾蛇监狱”“监管者”和“魅惑之影”档案递给了恩雅与莱特。

“你们边看我边说说这个‘衔尾蛇监狱’的沙盒的设计吧。”李归尘喝了口咖啡,润了润嗓子,然后摆开了阵势,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

“首先第一个难题,是锁住你们双手的手铐,这个考查的,是你们在面对未知的情况时,是否能冷静的思考对策。

这一点你们做的都很好,但是,莱特在这里,扣十分。”

莱特一听,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啊?”

“一,”李归尘竖起一跟手指,当然这回不是中指,“你的能力就是控制情绪,所以你能冷静面对是正常的。

二,我看你不爽。

三,我看你非常不爽。”

“喂!”莱特都惊了,“说出来了啊!你就这么若无其事的把看我不爽这四个字说出来了啊!还说了整整两遍啊!”

李归尘挥挥手,略显强硬的转移话题道:“别吵,我还要继续往下说呢。”

莱特不情愿的闭上了嘴,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顶头上司,万一在这得罪李归尘了,以后说不定会给他什么样的小鞋穿呢。

“恩雅,”李归尘接着说道,“你在这一点上做的很不错,在这我会给你加上十分,但是——”

李归尘的语气瞬间变得像是十二月的寒冬,十分的严厉。

“你接下来的行动简直用愚蠢二字都没办法形容!你无视了牢房里的一切线索,选择了最莽撞的方式逃出牢房,并因此令自己受了重伤,影响了后续的一切行动。如果放在团队里,你的举动可能会害了你的队友,并导致任务失败,你知道吗?!”

‘闹哪样啊,刚刚还一副痞子样呢,这变脸比翻书都快啊!’莱特在心里啧啧称奇,这人明明上一秒还在跟他扯皮,下一秒就变得这么严肃,搞得莱特都有点怀疑刚才跟他扯淡的那个人是不是幻觉了。

恩雅在听到李归尘的训斥后,咬了咬嘴唇,眉头微微蹙起。

丽莎将她的神情看进了眼里,以为她是被李归尘骂觉得委屈了。于是小声对李归尘说道:“也不用把话说的这么重吧……”

李归尘瞪了丽莎一眼,“再说废话你就给我出去!”

“你!”丽莎瞪大了眼睛。

“我什么我,现在不把她的毛病说出来,等到她真的上战场的时候,就晚了!她自己死了不要紧,但是如果她这性格导致了队友死亡甚至是任务失败,该怎么办?嗯?”

“……”丽莎的眼眶微微泛红。

虽然她心里清楚,李归尘说的都对,但她作为一个女人被这样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还是觉的很委屈。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间沉默了起来。

“呼……”就在这时,恩雅深吸了口气,打破了沉默。她站起了身,对着丽莎鞠了个躬。

“谢谢,丽莎姐。”

她接着又冲着李归尘的方向,也鞠了一个躬。

“也谢谢你能够指出我的错误。同时,我希望你能够告诉我,在第一间牢房,我都错过了什么。”

她说完这句话,便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房间里再次沉默下来,所有人都因为恩雅始料未及的举动而感到意外。

除了李归尘,这货在听完恩雅的道歉后,像变了个人一样,一改刚刚严厉的态度,竟然还对着恩雅微笑着点了点头,一副邻家好哥哥的模样。

“好说,好说……”

好你个棒棒锤啊!说你个大头鬼啊!你这人的态度要不要转变的这么快啊!

莱特在心里疯狂吐槽。

在接下来五六分钟里,李归尘大体的跟恩雅讲了下第一间牢房里的线索及所在位置。

“其实在这儿,莱特也得再扣去十分。”李归尘说着说着,突然将矛头指向了莱特。

“我?”莱特觉得莫名其妙,“我怎么了?我不是顺利的逃出了第一间牢房吗?”

“你是逃出去了,但是你忽略了一条重要线索。”李归尘竖起了一根手指,“床头的柜子里有两层抽屉,而你在搜完第一层并找到逃出牢房的方法后,就沾沾自喜,喜不自胜地快速开门离开了,从而忘记了去搜第二层抽屉。”

“第一个成语我还好理解,”莱特表情古怪的看着李归尘,“那第二个成语是什么鬼?你玩成语接龙呢?”

“这不重要,”李归尘一摆手,“重要的是,这暴露出了你的第一个缺点——容易得意忘形。

在瞬息万变战场中,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保持警惕心,而你因为一点小小的成功就忘乎所以,忽略了重要的线索,这要是放在战场上,八十回都不够你死的!”

李归尘又是脸色一变,用训斥恩雅的那副严肃脸训着莱特,看的在场的其他三人一阵无语。

两个新人这时候也明白了,自己这顶头上司就是这么个翻脸比翻书都快的人,你可以相信他说的话,但你绝对不能相信他的态度。

如果两个新人再熟悉李归尘一段时间的话,他们就会发现,在大多数时候,他说的话……也是不可信的。

用严肃的语气和表情说完上面那段话后,李归尘又摆出了一副感慨的表情。

“骄兵必败啊……”

“哥,尘哥。”莱特被他这喜怒无常的风格弄的是欲哭无泪,哥都叫上了,“我知错了,我求求你接着往下说吧。”

“那怎么行!”李归尘一瞪眼,吓得莱特往后缩了缩,“我还没说你错过的是什么线索呢。”

莱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您说,您说……”

“在第二层的抽屉里,放着一个已经坏掉的圆形表盘的闹钟,怎么样,想起什么没有?”李归尘脸上带着几分揶揄,说道。

莱特恍然大悟,“哦……这是在提示我那张纸上的前两串数字的破译方式啊。”

“对。”李归尘身子向后倾了倾,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在了椅背上,“虽然因为运气使然,你仍旧破译出了密码,并没有影响你逃脱的进程。但我必须在这里扣掉你一些分数,让你长点教训。”

“明白了。”莱特点了点头,将李归尘的话默默地记了下来。

“那最后一串数字又代表什么呢?”莱特接着问道。

“二进制和正确出口。”李归尘说道。“你也是在这儿暴露出了你的另一个缺点——得过且过。”

“额……你什么都不要说,我知道错了。”眼见李归尘的脸色又沉了下来,莱特急忙道歉。

“瞧,”李归尘一摊手,“这就是你的第三个缺点了,没有斗争心。”

莱特:“……”

房间内传出了几声细碎的笑声,就连恩雅,嘴角都翘起了一些弧度。

“别笑,我认真的。”李归尘脸色一正,“这点并不是体现在你在沙盒中的表现上,而是体现在你的履历档案中。

我想,以你的真实水平,绝对不会每次考试的成绩都处于中游吧?”

李归尘一边说,一边拍了拍桌子上的档案。

莱特沉默不语。

“收起你那一套处世方式吧,”李归尘语重心长地说道,“在这儿,我们组织最需要的是竭尽全力的人,哪怕这个人只是个庸才。”

“在这一点上,恩雅就比你好很多。”

莱特沉默了。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