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慕云歌亦是感受到秦萧寒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徘徊,俏脸上的红润越发明显。

“慕中书不是说你这庶女被二小姐刺伤了。”秦萧寒眼眸微垂,“本王怎么觉得,这位庶小姐精神奕奕,好得很。”

闻言,在场的人皆是一愣,正疑惑秦萧寒这番话是何意之时,秦萧寒轻笑出声。

“二小姐向来心性良善,与本王萍水相逢便能救了本王的命,慕中书,你说……”秦萧寒声音微顿,却是威严十足,“这样的人会伤了自己的妹妹?”

“什……什么?”慕中远震惊的抬起头,“王爷说,云倾救过您的命?”

回头瞥见慕云倾仍被绳子束缚的双手,慕中远只觉得头皮发麻,难道是他猜错了?慕云倾当真没有得罪过秦萧寒?

可……可她一个闺中小姐,又有何能力去救这南秦的战神。

不仅是慕中远心中不信,一旁的秦景煜和慕云歌也满脸错愕。

他们皆认为得慕云倾要毒杀秦萧寒的事情暴露了,所以秦萧寒才会找上门,要找慕云倾兴师问罪。

可如今这罪没有问成,慕云倾却莫名其妙的成了秦萧寒的恩人。

秦景煜望向慕云倾,不禁想起那日慕云倾扬言要嫁给秦萧寒之事,心中霎时恼怒不已。

他一直以为将慕云倾攥于鼓掌之中,却不想慕云倾是个心思深沉的,想方设法要嫁给他以后,暗地里却又去勾结秦萧寒。

秦景煜身侧的手倏然攥紧,还跪在地上的慕云歌亦是不甘心的咬咬牙。

她算计至此,就是为了将慕云倾这个**会毁掉,如今万事俱备,只要在京城稍一吹风,便可将慕云倾毁的彻底,却凭空冒出一个秦萧寒。

“萧溟。”秦萧寒仿佛没有看到三人的反应,吩咐道:“还不将本王备好的礼拿过来。”

“是。”萧溟拍了两下手,门外等候已久的车夫和秦萧寒随身的小厮将萧溟备好的礼品抬进来。

秦萧寒出手向来大方,此时摆在慕云倾面前的,无论是大礼还是小礼都价值不菲。

慕中远不禁看的双眼放光,若以他的俸禄来计算,怕是三辈子加起来,也换不来这其中的一半。

他终于相信,慕云倾当真救过秦萧寒。

若不是救命之恩,秦萧寒又何以会亲自来这小小的中书府送送礼。

瞥了眼还绑在慕云倾手上的绳子,慕中远眉头轻蹙,忙上去给慕云倾解开,“云倾啊,方才是父亲鲁莽了,不该错怪了你。”

他尽量表现出一副慈爱的模样,可慕云倾却丝毫不买账。

那双琉璃色的眸子在这些礼品上流连半晌,终究稍稍向前,视线落在秦萧寒的双腿上,她眼眶微微发红,心中也泛起酸楚。

她从未想到,秦萧寒宁愿行虎狼之术也要在两个时辰内让双腿行动自如,竟是为了来慕府给她解围。

她不敢想,若是这虎狼之术败了,伤了这双腿的根本又该如何。

脑中不禁盘旋出上一世秦萧寒的惨状,一股恐惧漫天袭来,慕云倾刚刚被慕中远松开的手又颤抖起来。

“慕小姐,这是王爷备好的礼单,还请点算清楚。”

萧溟上前,将罗列好的礼单递给慕云倾,方将慕云倾从前世的情绪中拉回来。

她微微颔首,接下礼单之后,才点点头,配合的说道:“救了王爷不过是举手之劳,王爷何须送来如此厚礼。”

“无妨。”若她觉得过意不去,以后他娶她时,当做嫁妆便是。

秦萧寒微勾唇角,一双森寒的凤眸再次转向慕中远,“慕中书,你如今可还觉得,二小姐是会伤及庶妹之人?”

秦萧寒虽一本正经,但言语中的维护却让人难以忽视。

在那双寒眸的压制下,慕中远慌忙摇头,“许是误会了,云倾是下官看着长大的,下官也觉得,她断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秦萧寒微微点头,一双满是压迫的眸子又转向慕云歌,“既是误会,总要解开的,四小姐,你说对么?”

慕云歌强装镇定,抬头看了秦萧寒一眼,只一眼,便让慕云歌冷汗涔涔,下意识点点头。

秦萧寒满意一笑,放下一直捏在手中的茶杯,眸中的神色越发邪肆。

“你既与二小姐情意深重,也该出一份力才是。”秦萧寒偏过头,一双凤眸凝了慕云倾许久,才又继续说道:“想来二小姐也受了不小的惊吓,本王记得城南有家糕点做的极好,不如就叫四小姐寻一些回来,给二小姐姐压压惊。”

城南!

慕云歌霎时僵住,慕府落于京城北侧,若是要去城南,就要绕过半个京城。

她被慕云倾刺伤的消息刚刚才传去,她若此时在城中出现,那这还未来得及印证的传言,岂不是不攻自破了。

慕云歌心中不甘,忙转头求助的看向秦景煜,她轻咬嘴唇,一双眸子晶莹水润写满了委屈。

秦景煜望着她单薄的身影,忽而想到她今日当真是受了伤,终是没忍住,上前阻止,“九皇叔,云歌如今还伤着,怕是走不了那么远的路,既是买糕点,不如差府里的小厮过去。”

“煜儿。”秦萧寒忽然沉了声,身子微向后,靠在了椅子上,“一个中书令的家事,你也要掺和了?”

“亦或是本王错过了什么?”秦萧寒微叹一口气,“想来本王许久不进宫,对许多事都不甚了解,改日寻了时间,本王定然去寻你父皇,问问他,这些时日本王错过了什么好戏。”

秦萧寒说的漫不经心,话里话外的威胁却让秦景煜面如土色,再为慕云歌求情的话已经压了回去。

他的婚事如此错乱,宫里却从未有怪罪之举,实则是因为萧贵妃和慕府一样,将慕云倾要入皇子府为侧妃的事掩下了,就连皇上问起,萧贵妃也只是出言搪塞过去。

只是一侧妃之位,皇上也不甚在意。

如今出了事,萧贵妃想以此事作为筹码,自然将此事隐瞒的更深。

若秦萧寒当真去寻了皇上,稍一询问,便现猫腻,秦景煜不想拿前途做赌,只得低头不语。

“萧溟,天色渐暗,你同四小姐一同前去。”他微微眯了眼,又道:“若四小姐表现出一丝的病态,你可知该如何?”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