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在记忆中,洛兆麟每月不过一百五十两的俸禄,还要养着将军府上上下下好几十口人。原主每个月精打细算省吃俭用,就为了给女儿攒出这三五百两的嫁妆。

尹秋看看自己干枯黑黝的双手,又看了看软包铜盒内白花花的银子,想起那两个小白眼狼的嘴脸,更是替原主愤愤不平。

攒什么钱!女人就该对自己好一点!

“冬梅,拿钱出去买点新鲜的肉和菜,从今天起我们自己开小灶。你觉得需要多少钱?”通过尹秋这几日观察,发现冬梅是个忠心耿耿的陪嫁丫头,很放心的把自己的小金库交给她。

冬梅掰着手指算了算:“大概十两银子吧。”

尹秋点了点头:“拿十五两,挑质量上乘的,再给我带点新鲜的玫瑰花来。”

将军府离集市不远,冬梅半个时辰就背着一筐东西回来了。

尹秋的小院东南角本来就有个小厨房,但是许久没用生了杂草,冬梅回来便去收拾。

收拾好已经到了用午膳的时间,眼看来不及做便又去伙房领了饭,没想到菜色竟然有了很大改善,不仅荤素搭配营养均衡,那一碗鱼翅羹也是浓郁香醇。

“夫人,”冬梅犹豫着说道,“奴婢以为,将军还是去教训了厨房那些人,替夫人出了气的。”

尹秋也有些惊讶,没想到那个大猪蹄子还挺贴心,可转念一想,若是那帮小肚鸡肠的厨娘怀恨在心,就算不给她的菜里下药,吐个口水也够恶心的。

她想着就吃不下饭,只喝了两口羹,又去冬梅的框里挑了个西红柿吃。

整个下午,尹秋都在鼓捣那一捧玫瑰花。

她美美的敷了个面膜,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皮肤似乎好了一点,开开心心的出了屋。

按照将军府的规矩,晚膳是要在老太爷院里吃的。

桌上特意添了几道给孕妇补养的菜品,周梦茹殷勤的给大家布菜,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用完膳后,尹秋抹抹嘴抬脚就要走,却被周梦茹挡住了去路。

周梦茹清了清嗓子,成功得到了所有人的注意,才张口说道:“姐姐,你昏迷期间夫君让我管家,我这一打理才发现,咱们堂堂一个将军府过得可是捉襟见肘。这购置新衣,帮两个孩子补身体,打点府中的上上下下,妹妹我可是帮姐姐出了不少钱。”

尹秋不由得有些好笑:“所以呢?是要我替府中的上上下下谢谢妹妹吗?”

一旁洛若雪不合时宜的插嘴道:“你怎么这么说话!自从二娘管家以来,府里生活不知道好了多少,你说我也算个将军府的小姐,你以前给我准备的那些衣服,我穿出去都让学堂里的人耻笑!你自然应该好好谢谢二娘了!”

周若雪赶紧假惺惺的拦着:“姐姐,你别误会,小孩子不懂得分寸,这些都是我该做的。只不过妹妹我现在家中无人,手头也没剩下多少钱了。我知道姐姐向来精打细算,一定存下了不少钱,不如交于我一并管理好了。”

尹秋这才明白了周梦茹的用意,一个“小三”还敢把注意打到她头上来?以为法律系好混是怎么样:“你一并管理?方才你说我管家是因为我昏迷,如今我醒了,作为家中主母,这家是不是应该我管了?”

“这——”周梦茹没想到尹秋反将她一步,一时没了主意。

尹秋摆了摆手:“不过姐姐我如今大病初愈,还得了失忆症,还有身孕,确实不适宜操劳过度,但你要钱也是没有的。”

“可是——”

周梦茹刚想张嘴,又被尹秋抢了先:“你要非得拿,我这只剩下个三五十两,省吃俭用存出来想给女儿做嫁妆的,可如今这女儿也不念妈的好,干脆你就一并拿了去吧。冬梅,去取!”

说着,尹秋撇了洛若雪一眼,竟然从眼角挤出了几滴泪花,洛若雪第一次知道娘竟然还给自己存了嫁妆,也有些心虚的不敢看她的眼睛。

“是夫人。”

冬梅心中好笑,还以为夫人失忆了会被欺负,真的让人把夫人好不容易攒下的三五百两白白拿了去。没想到夫人张口就把攒下的钱说成三五十两,冬梅听着都想给她竖个大拇指。

“不用了!”洛兆麟大手一挥,看向周梦茹,“钱不够,你省一点花不就好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揽住尹秋的肩,“秋儿,以后不要攒了,对自己好一点,走,咱们回去休息。”

周梦茹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牙都要咬碎了,本来还想趁着尹秋还在病中,让夫君到她那睡呢。

尹秋也没想到,洛兆麟真的和她回了屋,还让冬梅烧水沐浴。

母胎单身了二十几年,尹秋不太习惯和别人同床共枕,想着等洛兆麟来了和他商量分开睡,却还没等来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洛兆麟沐浴更衣,等头发干了才进来,却见妻子已经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的睡着了,被子却放在一边,叹了口气,喃喃中带着些许宠溺:“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

他伸手想帮尹秋盖上被子,只盖了一半,突然被身下的人勾住了脖子,半个身子压了上来。

洛兆麟吓了一跳,饶是之前,她也没如此主动过,轻声唤道:“秋儿?”

并没人回答,均匀的热气喷在他的颈间,让禁欲许久的他呼吸一滞,赶忙闭上双眼,压下那股念头,轻轻环住尹秋,慢慢睡去。

一夜好梦,尹秋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洛兆麟已经上朝去了。

洗漱过后,左挑右选才找了件月牙白的襦裙,又简单挽了个发髻,挑了个素白玉的手镯点缀。

冬梅瞧着有些不解:“夫人,今日怎么不带将军送的那只镯子呢?”

“将军送的?”尹秋只是配着今日的装束选了个素雅的而已。

冬梅这才想起夫人失忆了,赶紧从妆奁中拿出一只笨重的翡翠金环,尹秋立刻就想起了两个字:土豪。

这也太丑了,尹秋在心里想,摆了摆手:“今天想换个装扮了,你先做饭吧。”

冬梅不疑有他,收好了金钗问:“夫人想吃什么?”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