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昨天下午,还是省城的号码。许国华心中一动,除了孙思颖,他实在想不到别人了。

“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赵小曼摇了摇头,“我问了两声都没有说话,应该是打错了,我就直接挂了。”

许国华暗叹一声,昨天因为许树人被释放,自己一高兴竟是忘记给人家孙思颖回个电话。待会得翻翻通话记录,看看到底是不是人家孙同学的来电。

“没事。对了,这些城管每个月都来吗?”

赵小曼苦笑一声,“不是每个月,是每周都来。”

许国华皱起了眉头,一周来一次,那一个月就是四次。赵小曼他们兄妹两除了房租水电成本以外本来就没多少利润,现在还得应对这些吸血鬼!

“每次都给也不是个事,得想办法解决一下。”许国华皱起了眉头,可是想了个遍,也找不出一个熟人在城管局。

赵小曼苦笑一声,“整条街上的都这样,还是算了吧,就是少赚点。”

“赵家两口子,下半年的房租该交了。你们自己看看,现在马上都快八月份了!”一个年约四十的妇人大步自别克小汽车上下来,冲着赵小曼兄妹一顿嚷嚷,脸上的粉渣都要掉下来了!

赵小帅连忙迎上去,“朱姐,我先给您三个月的好吗?城管的刚刚走,我实在拿不出半年的房租。”

妇女脸色一变,“咋滴了,城管不好惹我就好欺负?我已经给了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了,今儿要是不把半年的租金给我,你们趁早滚蛋!”

妇女话音刚来,赵小帅的脸色涨的和猪肝一般红。赵小曼脸色也不好看,但是她也半年多没上班了,哪里还有积蓄来帮助哥哥?

“这位大姐,不是说先给三个月吗?赵哥他们做点生意也不容易,能不能体谅体谅?”关键时刻许国华站出来解围。

“你谁啊?”妇女一脸不爽的看向许国华。

“我是赵小曼的同学。”

妇女不屑的撇了撇嘴,“这是我和赵家兄妹的事情,你一个外人插什么嘴?我告诉你们,我说半年就半年,少一天的都不行。现在拿不出来,马上给我滚蛋。”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不就是走吗,好,不租就不租。不到一年你连着涨了三次房租,谁能吃得消?”赵小帅也是火了!

“赵大哥。”许国华微微摆了摆手,转头看着**缓缓说道,“行,就按你说的来,付你半年的。但是这笔钱付完以后就是半年的房租,你不能随便涨了。”

妇女脸上有些不好看,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哪料许国华摇了摇头,“嘴上说没用,你还是白纸黑字的写下来吧。”

妇女气不过,只能掏出纸和笔写起了保证书。赵小曼上前拉了许国华一把,在他耳边悄悄的说,“你疯了啊,我和哥哥现在最多能给他凑齐四个月的,剩下的两万可怎么办?”

芳香扑鼻,赵小曼身上独有的气味让许国华心头一震。

“没事,这不有我嘛。”许国华自钱包里摸出了一张卡递给赵小帅,“赵哥,卡里正好有两万,密码是六个六,你去取吧。”

赵小帅连忙摆手,“不行小许,我怎么能要你的钱?”赵小曼也是连连点头,不愿意让许国华出钱。

“小曼,昨天不是说我也入股嘛。嗯,这个算是我入股的钱怎么样?”

这下子赵小曼兄妹没话说了,只能接过许国华手中的银行卡,取钱开始续房租…

待妇女走后,赵小曼一脸郑重的看着许国华,“谢谢你了。”

许国华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刘红梅打来的。

“国华,你爸单位来电话了,让你爸今天就上班去呢。”

许国华心中一喜,没想到老头子最盼望的事情竟然来的这么快!

“太好了,那赶紧让我爸回去啊。”

刘红梅喜滋滋的说,“那可不,你爸现在已经去单位了。哎,就是你,被你爸牵连…”

“妈,我没事,就是停职而已,没几天就给我复职了。”许国华一副不在乎的说道,心中也是有些焦急。

怎么搞的,父亲许树人都已经恢复工作了,自己怎么就一点动静也没有呢?

许国华不知道的是,县里消息来的慢,昨天樊书记打招呼的事情,今天才彻底传到了龙康县。

而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就是龙康县县委和政府的一把手,张小东与李满军了!

张小东这段时间可谓是被**个不轻,他怎么都没想到,刚刚来龙康不到三个月的李满军,竟然敢直接和自己拼刺刀!

不光是拼了刺刀,更是直接见红,把自己在政府那边最得力的助手王天南给送进了监狱!捎带着,整个旅游局的一条线全被人家一锅端,就不说损失了一个正科级的龚大海,因为这点滥账,连县财政局的一个副局长都跟着进去了。

但是现在,原本被李满军搞进去的人群中,忽然完整的出来了一个人,这就让张书记倍感震惊了。

再一打听,竟然是市政法委书记樊胜利亲自发的话,张小东就再也坐不住了。

虽然张小东还不至于傻到找樊书记把王副县长和龚局长捞出来,但是起码这也释放了一个信号。

市委也有人对李满军的行为不满了!

这无疑是张小东最乐意见到的结局,以前旅游局就是张小东的地盘,这次被李满军全面清场后,张小东早就开始着手再布置了。

嗯,许树人,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能大浪淘沙活下来的,不是有真本事的,就是后面有大人物的。

可惜,级别低了点啊。最多主管财务部门,但是对于整个旅游局系统也没有多大的干预啊。

张书记不由冥思苦想了起来…

而在政府办公的李满军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这次他找了老领导,也是承山市委里的一个常委,已经给检察机关施加了足够的压力。再加人证物证俱全,张小东根本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至于无辜的许树人,根本就不在李县长的考虑之中。

但是现在问题,偏偏就出在这个许树人的身上!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