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喝白兰地,你这样的女孩子不适合,还是喝香槟比较好。”

冰夏抬头,还没有看到人,就听到了充满磁性的声音。

一杯调好的香槟酒放在桌台上,白色的阿玛尼西装**着她的视觉,她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了有一个头多身高的男人,棕色的寸发,高挺的鹰钩鼻,一股混血的气息迎面扑来。

“试试这个吧,皇家钻石香槟,醇厚馥郁,这种香槟很适合女性。”

“我从来不喝别人递过来的酒。”冰夏摇头。

“那服务员递过来的酒,你不是照样喝。”

他突然把她给噎住了,一时之间还不知道怎么去回绝他,只能想了片刻,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味道的确是不错的,只是这样的味道,她从来都没有喝过,无与伦比的口感,在舌尖中强劲深沉,真是闻所未闻。

那种浓烈的葡萄香气在唇齿之间的回旋,的确很微妙。

看着她的反应,他早就在意料之中,他笑着晃动着手里的酒杯,液体在酒杯当中乖巧的旋转着。

“怎么样,你不用开口我都知道你在想什么?”

好像,他就能够看清楚自己心里想的什么东西似的,冰夏深吸一口气,反正现在父亲也不在这边,这样的场合也没有意思,虽然自己不太喜欢被人搭讪,但是,好歹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论长相来说还是过的去的,那就聊聊。

“那你说说,我心里想的是什么?”

服务员拿过来的白兰地,被她推到一边,倒是自己的手,开始放在调酒的杯子上,冰夏又品了几口,还是猜不出来,这样神奇的东西,是怎么调出来的。

他一脸自信,胸有成竹的说着,“喝了这个酒的人,都有一种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的味道,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才能调试出来。”

口气这么大,冰夏转动着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是吗,我不太相信,你怎么能证明呢?”

“证明,我还需要证明吗?哈哈哈!”

他礼貌性的举着酒杯,退出了冰夏的视线,她还想多问几句,没想到这个主动搭讪的人,就这样的退开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她只能作罢。

对于一个不胜酒力的人来说,一杯香槟酒都会让她微醉,她想要找座位休息一下,穿梭在熙熙攘攘的大厅里,找不到空位了,她四周看看到底父亲去哪里了?怎么也不见大妈和姐姐冰寒的人影。

就在她惊讶的四处寻找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她的眼前掠过,她赶紧顺着这个身影追过去,但是实在是人太多了,加上头有些眩晕,很快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找不到踪迹了。

冰夏深深叹口气,只好提着裙子,想去找个休息室透透气。

走出大厅,在拐角处的时候,看到了一间休息室,她推门走进去,从里间突然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冰夏一惊,这个休息室还有谁,她顺着声音轻轻走过去。

屋里的低吟声伴随着喘气声,让人听着有种面红耳赤的热度。

“亲爱的,你就是这样让人欲罢不能。”一抹低沉的男人声音夹杂着喘气声再次响起。

“讨厌,你就是这样会哄骗我,你认识今天的主角桓孤风吗?”女人娇媚的声音也让冰夏一愣。

“他啊,哈哈哈,从小就认识,不过吧……”男人故意停顿了不说,然后听到就是一阵不堪入耳的声音。

“嗯嗯嗯,你不要这样,被人看到了怎么办?”女人声音透着不愉快。

让人浮想联翩,这声音冰夏她太熟悉了,她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可怕的景象,不过很快她就证实了。

在一间亮灯房中的男女,并不知道他们的一切被门外的一双眼睛看到了,惊愕之余更多的是满脸通红,加上心跳加速,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活生生的春宫图。

她不敢相信床上的女人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怎么也不会是冰寒,一个整天在高高在上的骄傲公主般的人,她的大姐,冰氏集团的继承人。

屋里的翻云覆雨正在欢愉的两人,显然没有发现门外的目瞪口呆的冰夏,在最后一声尖叫之后,躺在男人身下的女人才瘫软下来,可是她一睁眼正好看到了屋子外一双熟悉的眼睛。

冰夏赶紧转身准备离开,屋子的门却打开了,一个下身只围着浴巾的男人出现在她的身后,“怎么?看了就想走吗?”

男子脸上带着奸笑,他一把将还在发愣的冰夏拖进了屋子,沙发上的女人已经坐起身,身上已经穿好了蕾丝内衣裤坐起来点燃了一支烟,她看着冰夏被慢慢的拖进来,眼中却是高傲和鄙视。

“冰夏,怎么想去告密吗?既然被你看见了,我也不想瞒你了。”冰寒呼出了一股烟直接喷在冰夏的脸上。

“大……大姐我什么也没有看到,真的,我只是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的,我马上就走。”冰夏低着头说完,想转身离开,可是刚刚在大姐身上的男子的手却没有放开,一直钳住她的手臂。

“哦,是吗?那你给我记住了,今天在这里你什么也没有看到,要是让我知道你说出了一星半点,你甭想在冰家待下去,滚!”冰寒冷着脸,一双凶狠的眼睛盯着冰夏,将还未抽完的烟掐灭扔到了冰夏的脚边,这是警告。

冰夏一直低着头,她只看到了男人健硕的腹肌和古铜色的肤色,钳着她手的男人手背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刀疤。

冰夏离开了屋子,飞也似的跑出了休息室。

直接撞到了一个柔软的怀中,她抬头惊恐的看着来人的眼睛,棕色的寸发,高挺的鹰钩鼻,“我的天啊,是你。”

“是你。”

同样惊讶的还有桓孤风,他本来是想找卫生间的,可是却走错了路,正好被惊慌失措的冰夏撞了一个满怀,他正要发脾气,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她有些不敢相信,两人再次遇到了。

桓孤风看着冰夏慌乱的样子,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清?”

“没有……”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