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上官盈猛地握紧了手帕,抬眼望去。

---------------

司马蓉嫌弃的用手帕在鼻尖扇了扇,对着上官盈看过来的目光,她笑的得意,“本妃就是来看望一下姐姐,听说姐姐病得厉害,我呀,特意来看看你死了没。”

“没想到你堕了胎,血崩了都能活过来,贱人还真是命硬。”

上官盈小脸苍白,却冷冷怼了回去,“如果你来是想说风凉话的,大可不必。”

司马蓉欣赏着她的惨状,捂住唇角笑了。

她让人搬了一张软椅坐到了上官盈面前,摆出了王府女主人的姿态。

“本妃是来告诉姐姐一些秘密的,姐姐想不想知道?”

上官盈淡淡的看了司马蓉一眼,不屑的勾了勾唇角。

司马蓉,镇北将军府的一名庶女,经常被嫡姐欺辱,曾经在一次百花宴上,她还出面替司马蓉解过围,如今司马蓉攀上了高枝,倒是没忘了来回睬她。

上官盈轻蔑的姿态,令司马蓉的脸扭曲了一瞬,她凑近上官盈,一把抓起了上官盈的头发,语气阴冷,“本妃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名门嫡女,瞧瞧你们那不可一世的面孔,我看了真想把你们的脸活生生刮下来。”

“当初你们肆意践踏我的尊严,瞧瞧,现在你这个丞相府的嫡女却只能被我踩在脚底下!”

司马蓉近乎病态的笑着,“哦,差点忘了正事。”她整理了一下衣摆,居高临下地睨着上官盈,“当初你被人掳进青楼,都是我一手策划的。怎么样?被人羞辱的时候正好被辰王看到,他是不是觉得你特别脏!”

上官盈心口一痛,气愤得手都在颤抖,“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害我?”

司马蓉癫狂大笑,“你还有脸问我为何?明明是我先遇到辰王,也是我先爱上他的,可你却抢了我的辰王妃之位!”

“难道就因为我地位低微,你们这些人就可以肆意掠夺我的东西?我告诉你,我不准!我的东西,就算用尽一切手段,我都要得到。。”

上官盈的眼眶霎时间便红了,她人生中的一切悲剧都是从青搂开始的。

她想到了疼爱她的爹爹,还有她未出世的孩子……

她的眼眶愈发猩红,瞪着司马蓉,突然狠狠摔碎了手边的瓷碗,持着尖锐的一头发了疯似的朝司马蓉刺去。

她要司马蓉死,她要他们都去给她的孩子陪葬!

司马蓉早就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又怎会没发现她的动作。

眼看着瓷片刺过来,她不闪也不躲,反而笑得十分有深意。

上官盈愣了一下,眼看尖锐的碎片就要刺中司马蓉,电光石火的一瞬间,穆临风的身影突然出现。

司马蓉佯装惊慌失措的跌倒,刚好跌入穆临风的怀中。

她缩在男人的怀里泫然欲泣,完全没有方才咄咄逼人的模样。

穆临风拥着司马蓉颤抖的娇躯,勃然大怒,“你这个狠毒的妇人,居然敢对蓉儿下杀手,本王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穆临风不由分说抬腿就是一脚,正中上官盈心口。

一阵气血上涌,上官盈双眸瞪大,噗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

见此情景,芍药慌然大叫着,推开那些阻拦着她的人,连滚带爬的来到上官盈身边,发出哀恸的悲哭,“小姐……”

穆临风看她满口鲜血的样子,心跳漏了一拍,可不过片刻,他的神情更冷了。

他一步向前,先是踹开了碍手碍脚的芍药,而后盯着上官盈手中的碎瓷片半晌,呵的一声冷笑,眼神突然变得狠戾起来。

只见他一把捏住上官盈的手腕,微一用力,咔嚓一下,上官盈的手腕被弯曲成一个可怕的弧度。

“啊!”上官盈痛苦的惨叫着,然而这只是刚开始,下一秒,她的另一只手以同样的姿势被他掰断,刺骨的疼痛,痛入心扉。

上官盈险些又晕死过去。

屋子里的人都说不出话来,胆小的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好像能感同身受一样,一个个惊恐的往后缩。

穆临风让人把早就写好的休书拿来,甩在了上官盈脸上,嫌恶的道:“肮脏的毒妇,拿着休书即刻滚出辰王府。”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