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我心里一紧,狗男人该不会是忘了我吧!

就在我想做点什么唤起他那点可怜记忆的时候,陆渊才终于开口“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我松了口气,能记得我就是好事。

我钱少,梦官只给了我五分钟的入梦时间。

来不及叙旧联络感情,我只能硬着头皮往陆渊身上贴,“老公,没有你的日子好寂寞,如果你能帮帮我就好了。”

“哦?怎么帮。”

“特简单,就给我寄点什么DIY工具就行了。”

时间有限,我一股脑把事先想好的进货清单一股脑全报了出来。

下秒,我发现陆渊的耳根……肉眼可见地变红了。

他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我根本来不及听,梦官就终止了我的梦境。

回去之后我这颗心七上八下的,其实对于陆渊是不是会给我烧东西,我一点底都没有。

死了一年,这货连一张纸钱都没给我烧过。

但除了他我也找不到别人。

我总不能让我年迈的老父亲和老母亲给我烧这玩意儿吧!

在通货驿站焦急等待了大概三四天的时间,就在我以为这次失败的时候,我终于收到了阳间寄给我的包裹。

看着上头龙飞凤舞地写了个“渊”字,我大喜。

拆开一瞧,我在梦里头列的清单一个不差全在里头。

苍天,陆渊这次终于做了回人事儿了!

陆渊给我寄的东西,在地府可当真算得上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毕竟谁会好意思让家里人烧这个不是。

店铺开张之后立刻引来了无数死鬼的追捧。

很快,所有的商品抢购一空。

阴间的鬼要想入人间的梦境不便宜,但是我依旧秉持着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的豪气,带着我最近的全部劳动所得,将冥币全部拍到了梦官脸上。

“这次,来一个小时的!”

陆渊睡眠时间少,我跟着梦官打了好几个小时的牌之后,才终于等到这人睡着了。

我看了眼陆渊挂在墙上的表,凌晨三点。

“你睡得也太晚了吧。”

陆渊好像还在公司,身上穿的衬衫微皱,苍白的脸颊微红,好像才应酬回来,人就窝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我走过去嗅了嗅,“还喝酒了?”

对方显示愣愣地看了我几秒,好像确定了我是谁之后才慢慢收回视线,“嗯”了一声。

反正时间充裕,我索性盘腿坐下,“你可得保重身体啊,年纪轻轻熬夜酗酒的,你知道我在那边等了多久,才终于等到你睡着的么。”

害得我多输给了梦官100冥币。

陆渊冷笑,“你还在乎我的死活啊,一年过去了也没见你过来看过我。”

“我当然在乎!这不是、这不是以前没机会,现在我这不就来了么。”

我脸上赔笑,心里琢磨万一陆渊要是真死了,可就没人给我供货了。

我挠了挠头,打算切入正题,“那个,上次你给我烧的东西我收到了。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