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浓烈的烟雾剥夺了白菱最后一丝呼吸,她感觉自己的意识浮浮沉沉,整个灵魂都堕入了无边的炼狱。

过去三十年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样在她的脑海里形成黑白的画,一幅幅闪过,是她和孟钧年幼时懵懂的相遇,也是她和孟钧新婚时的甜蜜,更是遭遇背叛,被深爱的人一刀扎进心脏,那汩汩从胸口冒出来的鲜血!!!

她能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微弱的心跳,带着满腔的恨意,永远停在了那凄惨的一晚!

“哗啦”一阵水声,白菱在浴缸中一通扑腾,挣扎着从水里起来。

隐隐作痛的胸口重新充盈了新鲜的空气,她趴在浴缸边上急促地喘息着,一时难以适应跟上一秒完全不同的环境。

没有痛苦的灼烧感,没有浓重的血腥味,也没有心脏剧烈的疼痛。有的,只是一个干净整洁的浴室,和一缸已经变得冰凉的洗澡水。

白菱慌忙地低头去看,入眼的是一片光洁无暇的瓷白肌肤。

她的伤口呢?

那么真实的感觉难道只是一场梦境而已么?

白菱的脑子空白一片。

她愣愣地站起身,走到镜子面前,伸手擦去厚厚的水雾,仔细打量着里面不着寸缕的身体和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她还是她,只是感觉有哪里不一样了。

常年操持家务的双手,粗糙的纹路和老茧全然消失不见,恢复了纤细和娇嫩,就连眼角的细纹都一一被抚平,少女般的肌肤白里透着嫩红。

白菱的双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噩梦”里的每一个细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怎么可能……

还没来得及思考清楚,浴室门外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小菱,洗好没有,大家还在下面等我们呢!”

孟钧模糊的影子在浴室的玻璃门上若隐若现,白菱却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惊恐地后退了几步。

“小菱?白菱?”

孟钧又叫了几声,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就在他打算直接推门而入的时候,白菱猛地弹起身子打下了反锁。

“我……马上出来,你先下去等我……”

外面的人迟疑了两秒,答了一声好,随即脚步声渐远。

白菱强压下心里的恐惧,穿上浴袍走了出来,视线在熟悉的房间里逡巡了一遍,看到床上摆着的华丽婚纱时身体猛地一颤。

她惊讶地长大了嘴巴,莫名觉得眼前的画面熟悉无比。

这不正是她十年前结婚的那晚么?就连床上喜被的花纹都一模一样,还是母亲亲手为她挑的嫁妆。

想到“梦”中惨遭毒手的父母,白菱的心口抽痛不已。

她没办法说服自己,刚刚经历的只是一场梦。

十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每一分一秒都是她切实感受过的。

所以唯一的解释只有,重生。

“哈哈哈……孟钧!想不到吧!连老天都看不过去!这一世,我要亲自手刃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明明是快意地笑着的,白菱的眼角却不断有滚烫的泪珠滑落。

老天有眼,苍生无心。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