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精彩节选

偌大的承恩宫冷冷清清,太子昇早已不同苏瑾儿住在这里,他独宠赵明玉去了。

苏瑾儿积郁成疾,不过短短几日,整个人却消瘦了大半,单薄如纸。

郎中令苏灏前来探望,看到床榻上憔悴的瑾儿,他心疼不已,“瑾儿,你瞧你,瘦得不成人样了。”

苏灏是苏瑾儿父王生前收养的义子,他待苏瑾儿如亲妹妹。

苏瑾儿压抑多日的悲伤瞬间爆发,她一头扑进苏灏的怀中泪如雨下,“哥哥,瑾儿心里太多苦!”

苏灏搂紧了苏瑾儿,心也跟着一寸又一寸地痛起来,“瑾儿,你一定要和太子昇赌气吗?最后吃亏的还是你啊!不如我辞官带着你走,我们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好不好?”

“不!我不走!”苏瑾儿用力摇着头,她擦干眼泪,眸光中透出恨意,“父王临终前嘱咐过我,无论如何我都要守住太子妃的位置,只有这样,苏家的一切才会稳固。”

苏灏只担心苏瑾儿的安危,他责怪道:“你不是不清楚,现在整个后宫被赵明玉那个毒妇搅得鸡犬不宁,你随时随地都有性命危险!你不应该留在这里!”

“一旦我跟你走,我俩必死无疑。”苏瑾儿不以为然,她的立场坚定不移,“我不能让父王一生的心血付诸东流。我一定要好好活在这承恩宫里,太子妃的位置谁也别想碰!”

“哎!”苏灏重重叹了口气,面露无奈,“瑾儿,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当初怎就瞎了眼,嫁给太子昇那个负心汉!”

泪水再次滑落下来,瑾儿抽泣着,“如果我能为他生个孩子,或许他还不至于这般冷落地待我,赵明玉那个**也不会像如今这么猖狂。”

苏灏顿时蹙紧了眉头,“瑾儿,宋方士给你开的那些药,这些年,你有一直在服用吗?”

“我没有停过。”瑾儿如实回答。

苏灏不解,“按理说,你服用这么久了,应该是有效果的啊。”

瑾儿低下头,抬手拭泪,“他都不来他自己的承恩宫了,每晚都去宠幸他的赵美人,我何来的机会怀他的骨肉。”

“如果你真想怀上太子昇的骨肉,那我们就要想个办法了。”苏灏揉着眉心陷入深思……

秦昇跟随南皇帝在护城墙上巡视。

只是,在不适当的时刻,有那么一瞬间,秦昇忽然想起苏瑾儿来。那个记忆中,倔强冷傲的瑾儿。

他忽然有些懊恼。为什么还要想起她?她已经不是他当初的瑾妹妹了。

但思绪不受自己控制,他在挂念苏瑾儿。

前些时日就有侍女向他汇报,说苏瑾儿久病不起,人比黄花瘦。

他一直未去看望过她。

一日夫妻百日恩,他真就对苏瑾儿绝情到连看她一眼都懒得看的地步?

太子昇的心情复杂万分……

巡视结束,天色渐暗,太子昇带领几名侍卫朝承恩宫走去。

刚过第一道回廊,不远处忽然传来清脆玲珑的声响,是有人在拿着竹箸敲打空碗,并伴随着凄美的歌声:

思美人兮,揽涕而竚眙。

媒绝路阻兮,言不可结而诒。

蹇蹇之烦冤兮,陷滞而不发。

申旦以舒中情兮,志沉菀而莫达。

愿寄言于浮云兮,遇丰隆而不将。

因归鸟而致辞兮,羌迅高而难当……

秦昇的心猛地一颤,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他四下张望,视线蓦地定格在桃花树下。

只见苏灏挥舞着手中的剑,劈、砍、斩、挂……一时矫若游龙,一时沉雄稳健。

给他伴奏的,竟然是苏瑾儿!

还用了他母后生前最爱的那首曲子!这是故意让他思念他的母后,戳痛他的心么!

怒火难遏,太子昇一跃而起,上前一脚踹倒了苏灏。

他揪起石椅上的苏瑾儿,黑眸冷冽,“苏瑾儿,你故意的是不是!你不是生病了么!生病了还有心情跟你哥哥花前月下?你这个红杏出墙的**!”

苏瑾儿挨了太子昇狠狠一耳光。

她的嘴角沁出了血。

“太子殿下,您误会了——”

“你给本王住口!”太子昇根本不听苏灏解释,他打断了苏灏的话,“若不是念在父皇欣赏你,我早就杀了你!”

他在娶苏瑾儿过门之前就发现苏灏对苏瑾儿心生爱慕,他反感苏灏至极,尤其见不得苏灏接近苏瑾儿。尽管他的心已不属于苏瑾儿,但苏瑾儿还是他的人。谁也不准背着他乱来!

“苏瑾儿,你是有多贱!就这么急着让别的男人碰你么!谁允许你的!”太子昇拖着苏瑾儿进了承恩宫,他一把将她摔到了床上,高大精壮的身躯粗.暴地压了上去……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