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新书】北境小贤王 宋民华蓥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布丁 发表时间:2021-09-21 10:39:10

《北境小贤王》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宋民华蓥的小说叫做《北境小贤王》,它的作者是陆吾所编写的古代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内忧外患的大周,战乱纷起,群雄割据。西北肃州边僻之地忽异军突起,又苟又混账的年轻肃王率领肃州铁骑横扫天下,登临世界舞台。一个穿越者,以一己之力改变了世界。宋民的人生目标,只是想当一个肆无忌惮的混账王爷,未曾想当成了混账皇帝。...

《北境小贤王》 第6章 免费试读

第6章

历史上诸多的变法都无比统一的证明着一件事情。

妄图想从顽固旧势力的口中抢肉吃,都必须要有足够的智谋,其次,必然伴随着流血。

宋民想要华蓥这支军马的目的,可不是异想天开的想在肃州打造一支强悍的军队,他仅仅只是想要自保而已。

万一地方势力武装对抗,得有人保住他这条小命呐。

饿殍遍野的地方,小打小闹一下都很勉强,想要练一支强军,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练一支强军,首先所需要便是庞大的钱粮。

可肃州,完全穷到了雁过拔毛的地步。

就这,练个屁的兵。

宋民就算是再有的奇思妙想,也没有实现他这个想法的理想土壤。

宋民抓了李伯的壮丁,让他代为手书,向朝廷上表,要钱要粮。

“殿下,这个折子,老奴觉得其实大可不必写。即便是递上去,恐怕也要不到钱粮。”李伯一面按着宋民说的写着,一面说道。

宋民很认同的点了下头,“我知道。”

“那王爷您这......”李伯忽然间有些不明白了。

明知道没有办法达到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费这功夫呢?

“但这份折子,并非没有任何的作用,你先写吧。”宋民说道。

李伯说的没有错,跟朝廷要钱粮的希望确实很渺茫。

但宋民有他这么做的目的,而且有很多。

在朝廷上刷一刷存在感,表一下忠心,亦或者示敌以弱,都是他的目的。

而且,他还抱有那么很少一丝的希望,万一朝廷真的能给出钱粮呢。

“殿下,一百万会否太多了些?”李伯把一百万都写上去了,忽然蹙着眉头问道。

他觉得肃王殿下张口跟朝廷要一百万两银子,实在是有些太狮子大张口了。

“我还觉得太少了呢,改掉重写,一千万两!”

“殿下,这么写太夸张了吧?”

“哪儿夸张了,你又没有在肃州境内走访过,怎么就知道饿死的百姓没有十五万?数字再具体点,精确到一个人。再加个冻死的,饿死十五万,冻死就写个九万吧。嗯,然后再加个战乱,被蛮子过境打秋风,杀死的,这个多写点,写个二十二万!”

“殿下,肃州就那么些人口,如此一写,岂不是都快死光了?”

“如果不体现的过于艰苦,朝廷怎么可能会把钱粮拨过来?数字要具体,要详尽。而且,你觉得这上面写的,和肃州的真实情况差的很多吗?”

“......好像,也是。”

“后面,给我哭十七八页,措辞你自己斟酌,别太油腻,字数要够。”

“哭?”

“哭诉,叫屈,懂不懂?”

“懂,懂,老奴明白了。”

“嗯,写吧,恶心恶心我家皇帝劳资和那帮禽兽不如的大臣。”

李伯愕然:......

肃王殿下说话,还真的是一点也不含蓄啊。

......

宋民的奏折送到长安的时候,皇帝宋玉正在向阳的宣殿中,与几个大臣议事。

“陛下,匈奴咄咄逼人,太过于欺人。此番退步,只会让他们更加的肆无忌惮,蹬鼻子上脸!”满脸络腮胡子梳的格外齐整的尚书令李冠,说这番话时满脸的愤怒。

瞪了一眼大鸿胪王泽之后,他接着说道,“和亲岁贡,已令我大周失了天朝上国的威严,如今竟有混账东西提出让匈奴纵兵掳掠这等事?肃州住的不是他爹,他就敢这么让人折腾,简直妄为人臣。”

王泽脸色一阵青红,“李尚书,你要骂我就不妨直说,何必如此拐弯抹角?我大周朝技不如人,除了委曲求全,还有何法?匈奴于近年来南征北战,攻伐各地,兵强马壮。而我大周连年灾祸,哪有与之一战的武力?”

“老夫骂的就是你,没有拐弯抹角。武力不如人,就用如此**的法子?你这番话啊,分明就是托词而已,我大周虎贲早年间能将匈奴驱到大漠以北,此刻也就能让他们不能回家!”李冠震声喝道,“老夫就见不得怂不啦叽的混账玩意,你比那肃王还混账,还败家!这官你要是当不明白,趁早挂印回家去。”

假寐中的皇帝,猛地睁开了眼睛,不悦的瞪了一眼李冠,“李冠,你想要说什么?这又关肃王何事?”

“陛下,臣过于激动了,只是这王泽太不是个人,奸佞之辈!”李冠连忙俯首告罪。

“你......”王泽气的直吹胡子瞪眼,却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没办法,李冠这厮行伍出身,不论是打架还是骂人,那都是尚书里面最凶的。

王泽想了想,还是压下了这口气。

“朕问的是这又关肃王何事?”老皇帝不爽的问道。

他这话刚开口,外间便响起了中常侍刘瑜的声音,“陛下,肃州急报。”

李冠立刻眼观鼻鼻观心,老老实实的站着。

倒是王泽忽然来了一丝的兴致,伸长了脖子很想听听肃州会有什么样的急报发来。

老皇帝不悦的瞥了一眼李冠,命人拿上了奏折。

一看之后,他的眉头是越皱越深。

“肃州可有旱虫二灾?”老皇帝一手扶额,语气沉重的说道。

王泽一步上前,“回陛下,并无!”

“那为何肃王这份手书中声称灾荒致使肃州十五万三千九百余八十二人饿死,九万七千又三十八人冻死?这还有零有整的。”老皇帝有些不太信,实在是肃王这份手书写的太严谨了。

饿死、冻死以及百姓受灾的详细情况,都写的很详尽。

“臣打肃州回来不足一月,并未见到有此严峻的灾情。”王泽顿首说道。

“那这被匈奴游骑烧杀抢掠致死者达二十二万五千余九十三人,可是真的?”老皇帝的眉目间多了一丝的戾气,看向王泽的目光也不善了起来。

王泽心中一个哆嗦。

肃州的情况他是了解的,确实有灾难。

但......此刻的朝廷根本无力负担,此事也只能这般蒙哄过去。

这是诸多朝臣和太子的共识,恐怕唯独皇帝陛下不知道而已。

“陛下,肃王上这一份折子,恐怕是为了要钱吧?匈奴游骑过关,或对民生有所损耗,但不至于到如此严峻的地步。陛下您别忘了,肃州边关尚有董良将军十万边军,二十余万百姓的伤亡,料想董将军不至于不知情。”王泽顶着一脑门的虚汗,强打着镇定说道。

老皇帝的怒气一下子下去了,愤愤的将奏折扔到一边,低骂道:“这**玩意儿,他还真的是为了要钱,张口就跟朕要一千万两银子。”

“一千万,肃王殿下可是真的敢要。陛下你也不是不知道肃王殿下的秉性,在京城时便常以各种各样的借口要钱,此事,并不稀奇。”王泽心中不由长松了一口气。

这个锅,果然还是由肃王来背是最好的。

他都没想到利用肃王,结果这位肃王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这真的是......巧了!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